•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出轨之母 第三十章

    发布时间:2021-09-23 13:05:39   


    又一个暑假如约到来了。

    假期开始后的第二天上午十点正,此刻再一次乘坐在去宁州的长途车上的我正闭着双眼,想着事情从高考以后到我们高二和高一年级结束学期并开始放假的这段日子里,发生了一些对于我来说还算重要的事。

    首先,被我妈的不辞而别而搞得心神憔悴的小夏再次来学校找到我。

    他将一封信和那些为我妈买的高档礼物都交给了我。

    有轿车钥匙,轿车行驶证,轿车说明书以及保养单,还有一些购车时的发票。

    另外就是欧米茄腕表,范思哲女士风衣还有LV坤包。

    接过这些东西后我也非常好奇地询问他为何如此。

    他语气黯然地告诉我说因为他工作上的失误造成分公司在我们县的经营十分不善。

    集团董事会经过讨论后通知他回集团工作,这里的工作交给新来的经理。

    这样的话他就不能在这儿继续等待着我妈回心转意了。

    因此他把那些东西交给我,希望我能替他将东西转交到我妈那儿。

    知道原因后我一边内心暗暗高兴,一边也装出伤感的模样表示我妈还没和我联系,但如果她联系我的话一定会把东西交给她的。

    得到我的保证后,他便对我提前称谢,然后就神情落寞地离开了。

    而我在他离开后就把那封信给烧了,里面的内容连一眼都没看。

    至于其它物品,周末回家的时候我把范思哲女士风衣和LV坤包都拿回了家,放进了衣柜。

    而欧米茄腕表则被我拿到县里最大的典当行给当掉了,换来的一万块钱装进了我自己的口袋。

    还有那辆标致车,我也花了一百块,请了一个出租车司机把车从云飞小区里给取了出来,开到位于我们县东部的阳浦镇二手车交易市场。

    在那儿以三万五千的低价把车子转买了。

    当然这钱我也毫不客气地收入了自己的囊中。

    对此我内心没有任何负担和愧疚,还一连高兴了好几天。

    其次,得到那些意外之财后的我非常大方地请寝室里的室友以及一些平时关系不错的同学去酒吧玩。

    在那儿我再次见到了有着一面之缘的诸葛珊珊。

    她没有和那个纪晓梅在一起,而是独自一人坐在吧台,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跟调酒师闲聊。

    在瞧见我后,她非常大胆地来到了我们的坐位旁,在我的身边坐下后便好似老朋友一样的跟我攀谈起来。

    上次在“金源”KTV没仔细看她长相的我这回可是大饱眼福。

    长得杏脸桃腮,明眸皓齿的她确实有着一种能让人痴迷的灵秀气质。

    将近一米七的修长身材完全呈现在我眼前,也让我内心暗自赞叹。

    那天晚上我和她聊天,玩骰子,喝酒,蹦迪跳舞,玩得十分尽兴。

    最后我和她相互交换了手机号码,并相约下次再见。

    之后她就离开了。

    望着她临走时那亭亭玉立地身姿,使我禁不住对下次的见面憧憬不已。

    特别是她在我耳边留下的那声千娇百媚地话语更是让我对她产生了一丝非份之想:“那个什么光锋才不是我的男朋友呢!”

    另外,陈凯那个小团体在高考以后也就此解散了。

    我听巫豪泽说,高考结束后的第五天,陈凯就被他那个当县委书记的父亲带走,去了省城一家英语培训中心。

    那家伙要至此待在培训中心学习英语,并参加雅思考试。

    没有了他的存在,大东和光锋也无法在耀武扬威,横行霸道了。

    所以前一个乖乖待在家等着高考成绩,后一个也离开了县城,去了他在厦门做生意的父亲那儿。

    这几件事对我来说都可以算另人愉快的事情。

    不过也有让我心里说不出滋味的事情。

    放假前在学校的最后一天中午,我妈从宁州打来电话。

    听她说话的语气,好象心情不错。

    后来聊下去才知道原来是我妈把那份保单的事情搞定了。

    拿到百分之三十回佣,平生头一次一回就赚到这么多钱的她除了和几个公司领导同事一块儿到四川九寨沟旅游了一番以外,还为了方便自己的上班出行,花了五万多块在宁州的二手车交易市场买了一辆二手大众波罗轿车。

    此外她还在我的银行卡里又汇进了一万块给我零用。

    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我嘴上还是平淡地对于她的成功道了声喜,别的则无任何表示。

    因为我心里很清楚赚到的那些钱是她用自己的身体换回来的。

    不过她也觉察不到我内心地真实想法。

    可能是那次在学校附近的小镇里所发生的事情过去有一段时间了,使她原本愧与见我的心态发生了感变。

    所以她在最后快结束通话时向我提出了让我放假后尽快来看她的建议。

    我也没反对,跟她表示放假后第二天就过去看她。

    所以“各位旅客朋友,本次班车的终点站宁州车站到了。请大家携带好自已的行李以及随身物品,按秩序下车。谢谢乘坐,祝大家旅途愉快!”

    正当我想的神游物外之时,长途车上的扩音喇叭里传来了提示我们乘客下车的声音。

    于是回过神来的我拿好自己的东西,排着队走下了车。

    此时已经是下午将近六点的时候了。

    夏季白昼的时间很长,天色还没有黑下来。

    随着熙熙攘攘地人群向车站出口处走去,没多久就到了那儿。

    顺着我自己的目光,老远就望见未施粉黛,素面秀颜,穿着件淡蓝色无袖筒裙套装的我妈正从离出口二十几米远的地方缓步朝我行来。

    那件非常合身的套装将她那丰挺的乳房和圆翘的臀部衬托得很十分完美,裙下一双被透明玻璃丝袜包里着的如鲜藕般光洁的大腿、走路时“嗒嗒”作响的白色高跟凉鞋,行走时不断晃动着的披肩大波浪发,举手投足间将成熟女性特有的气质展现得淋漓尽致。

    在她那低开叉的套装领口,有一条崭新地白金钻石项链正闪闪发光,而那项链的下面,则是雪白的酥胸和隐约可见的乳沟。

    绝美的风韵和性感的身姿看的让我这个作为她儿子的年轻男孩也不禁暗自惊叹,更何况是旁边那些正对她垂涎三尺的各路男人了。

    于是我便加快了脚步来到了她面前。

    乍一相见,我和她都有点儿尴尬,彼此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毕竟上次在小镇民房里所发生的事情给我和她都造成了伤害,我俩的心里也为此留下了深刻烙印。

    但很快,这冷场很快就被她给打破了。

    只听她柔声对我说道:“小军,饿了吧?妈妈先带你吃饭去。好吗?”

    我听后没出声,只是点点头,表示同意。

    随后我俩就朝一旁她停放车子的地方走去。

    车子很快发动,离开车站朝主城区开进。

    一路上,她边开边问着我的学习情况。

    我则对此敷衍了是,并不在意。

    她或许也是随口问问,见我这样也就止住了这个话题,转而关心起我的身体。

    不过这也被我几句话就给打发了。

    于是接下去的时间车上一直都是无声的,因为我不会白痴到主动去提那个让我和她都为此蒙羞的话题。而她要保持作为一位母亲的尊严以及身为女性特有的矜持就更加不会了。

    所以处在沉默中的我俩只能听着轿车的引擎声和车窗外其它车子南来北往的轰鸣声。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一家名叫“汉翔轩”的饭店门口。

    我俩下车后跟着迎宾小姐进了饭店。

    找了个四人坐的雅座坐下以后,我便看了一下饭店的环境。

    这里没有粤港大酒店的奢华贵气,但装修布置却更显出几分雅致,坐在这儿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

    正当我四处张望的时候,我妈把菜单递给了我,同时嘴里说道:“来,小军。看看喜欢吃什么。”

    我也毫不客气地接过了菜单翻看起来。

    没过一会儿我就点好了菜和饮料,等服务员离开后,只见她浅笑着,从自己的坤包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礼品盒子,并且放在了餐桌上,推到了我的面前。

    我有些好奇地将盒子拿到了自己手里,打开后才发现里面装着款蓝色表盘,金属色表带的天棱男式运动休闲腕表。“谢谢妈妈!”

    嘴上称谢的我手也没闲着,拿出盒子里的腕表后,顺手就将原本带在我手上的旧表给取了下来。

    接着把新表带上后,我转动起手腕,高兴地瞧着眼前这只精美华贵地腕表在餐厅灯光的作用下正散射着亮丽地光泽。

    “妈妈的眼光还不错吧?喜欢吗?”

    看到我一副爱不释手地样子让她也非常愉快,嘴里这样问道。“当然喜欢!”

    现下心情不错的我毫不犹豫地回答着她。

    听到我这么肯定的答复,她脸上的笑意立刻就变得更加浓厚了。

    随即单手支桌,托起下颚,眼神温柔,语调优美地说道:“妈妈就怕你不喜欢呢!这下好了,儿子很满意,我就放心了!”

    我听了她的话,嘴角也扯起了一丝弧度,无声地笑了笑。

    之后便和她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

    一边正聊着的时候,我点的菜肴和饮料也纷纷被服务员端上了餐桌。

    于是我俩边吃着菜边继续聊天。

    她给我介绍了些九寨沟里著名的景点。

    例如被称为“人间瑶池”的黄龙风景区,还有树正瀑布,五彩池,五花海,孔雀河道等等这些在她看来都十分美丽的地方。

    我则一边听,一边适时穿插着一些自己的评语,以及以前听过的关于九寨沟的一些传说。

    渐渐地,气氛开始变得融洽了。

    再也不是刚才在车里的那种沉闷枯燥地局面了。

    我和她仿佛回到了从前,那些事情并没发生的幸福时光。

    不过这良好的氛围很快就被打破了。

    吃到一半的时候,她放在包里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等她把手机拿出来看清来电显示以后,她的眼角立马在不经意间抽动了一下。

    然后便抬起头,对我抱歉地说道:“小军,你接着吃。妈去接个电话,一会儿就回来啊。”

    我点了点头,看着她拿着手机站起来,从我眼前消失。“不知道又是哪个男人打给她。”

    嘴里正嚼着块糖醋排骨的我暗暗想道。“管她呢!”

    将肉吞进肚子,吐掉骨头以后的我接着腹诽道。

    然后端起杯子,喝着里面的饮料。

    二分钟后,她回到了雅座。

    坐下后的她心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也不再跟我说话。

    而是面容沉静地喝着自己杯中的饮料。

    但是她眼神里蕴涵的几丝紧张和慌乱之意还是将她出卖了。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我故意装出期盼的神色问道:“妈,明天你带我去哪里玩啊?”

    “嗯?哦!妈妈还没想好,你想去什么地方啊?”

    处在恍惚之中的她被我的问话打断了思索,迟疑了一下后便发问道。

    我继续装出思考的模样,顿了会儿后才说道:“那就去火凤山吧!听说那里的主题公园有很多好玩的游戏项目。”

    “呵呵,那好吧。”

    她一边拿起桌上的餐巾,仪态端庄地擦了擦自己沾了油腻的朱唇,一边对我说笑道。

    见她神情恢复了正常,我便又搜肠刮肚地找寻着话题跟她聊了起来。

    吃完饭后,我妈结了帐。

    然后便和我一同出了饭店,驾车朝她住的地方驶去。

    我探头向被打开的车窗外望去,干净的马路,璀璨的灯光、倒退的树影,临街的楼房以及穿得漂亮,步态从容的行人都在我眼前一闪而过。

    由于连接劳动社区的主干道路况太差,所以我妈是沿着绕城高速公路行驶,兜了个大圈子才开到了她的住处。

    车子进了社区,很快就停在了十二号楼的下面。

    可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上次被我偷拍下的那辆丰田越野车正停在楼下的外侧道路上。

    车里驾驶位靠上些的位置有一点儿时隐时现的火星正在那儿闪烁。

    看起来应该是有人在里面抽烟。

    “给,小军,这是钥匙。你先上去吧!顶楼靠左边的那间。妈妈去外面农贸市场买点面条,明天早上给你当早饭。”

    只见她停好车后,一边从包里拿出钥匙递给我,一边嘴上如此说道。

    结合那辆丰田越野车,在听了她此刻的说辞。

    我立即就明白了她又要干什么了。

    但表面上我很冷静,嘴里还装着奇怪地口气问她:“这么晚了,市场还没关门吗?”

    “哦,市场离这里不远,这会儿可能还没关。妈妈就是去看一下。”

    听完我的问话后她马上就解释道。“哦,那我上去了。”

    我应了声后就离开了车子。

    通过一楼楼道,上了二楼后我便飞快地向六楼跑去。

    没一会儿我就到了那儿,打开外面的铁皮门,我摸索着将客厅的电灯开关打开后又从外面关上了铁皮门。

    随后就转身下了楼。

    再次到了楼下,跑的气喘吁吁的我发现刚才还在车上的我妈已经不见了。

    转头向丰田越野车那边望去,原本在那儿闪烁的火星也消失了。

    走到越野车前一看,里面也没有任何身影。

    对此有些纳闷的我向外走去。

    没走多久就看见了我妈和一个男人正一前一后朝楼房另外一边的一排低矮地平房行进。

    等他俩进了平房的其中一间之后,我就小心的跟了过去。

    到了那儿,我发现这排平房是居民们停放杂物和自行车或者摩托车的车库,每户都有一个专门的小房间。

    但它前面除了门以外并没有窗户。

    于是我便绕到了平房后面,才终于瞧见了那里的每个房间上面都有一个通气口。

    看到这些,我就非常小心地来到了他俩走进的房间后。

    通气口距离地面有一定的高度,我便在地上垫了几块在平房后随地可见的砖头。

    接着就跳到上面,探着头向通气口里望去。

    “宝贝!好几天没弄了,真想你啊!”

    只见在车库内昏黄的照明灯下,那个上次在越野车里跟我妈性交的男人正环抱着我妈色色的说道,话音刚落他就用左手揽着她依然纤细的腰肢,右手撩起裙子的下摆,顺着穿着玻璃丝袜的大腿摸进了她的裙内。

    我妈软在他的怀里,声音娇羞地说道:“别这样!别这样啊!”

    同时用她的手无力的推着他那只正在她裙里使坏的手。“嘿嘿,那你干嘛过来啊?”

    见我妈这样他并没有停止动作,而是一边继续揉摸一边轻佻地调笑她。

    这句话立马瓦解掉了我妈微弱的抗拒之举。

    脸带红晕的她低下了头,任凭他的手在自己的裙内肆意游动。

    那男人见我妈这番姿态,顿时大喜过望。

    于是便用右手抚上我妈的翘臀,用力向他的怀里一带,左手一把揽住她的纤腰,左腿向前一跨,顺势抱着我妈在车库角落的一张废弃的单人床上坐下。“哎呀!”

    我妈一声娇呼,随即就想从床沿边站起。

    但那男人抱的太紧,无法脱身的她无奈之下只能埋怨他道:“这床这么脏!你也坐的下去啊!快起来!我们还是到你车里去吧!”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车里没啥意思了。我觉得还是在这里刺激!来吧!我都等不及了!”

    那男人边这样说着边用右手撩开了我妈那低开叉的套装领口,隔着白色胸罩,用力搓揉起她胸前鼓涨结实的那对乳房。

    才揉了几下,她的呼吸就变的有些急促。

    他在我妈的耳边吹着热气,轻轻咬噬着她柔软的耳垂,同时右手放开了她的丰乳。

    一只手抱着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伸向她十分饱满且极富弹性的臀部。

    此时我妈软绵绵地倒在他怀中,任由那男人在她身上肆意轻薄。

    随后他顺势拉脱她外面的上衣,解开胸罩的扣带后,顷刻之间我妈那对饱满茁壮的乳房就一下子弹了出来。

    雪白的胸峰丰满而坚挺,富有弹性,峰顶是挺翘的紫黑色乳晕,两粒乳头大小有如葡萄一般。

    看到如此美丽性感地乳房不禁让他的性欲大增。

    开始亲吻我妈的朱唇,同时又狠狠揉了几把她的乳房。

    嘴里也急促地说道:“绣琴,你真是迷死我了!你来应聘那天我就被你迷住了!你是不是心里有预感,知道我今天要来操你,所以穿得这么性感!”

    他的摸揉捏抚以及这几句赤裸裸的下流话让我妈的娇躯彻底软化了下来。

    不过脸颊通红,神情羞涩的她并没有接他的话头。

    于是他开始变本加厉,一只手再次探进了她的裙内,去抚摩她丰腴隆起的下体,一边低声笑道:“怎么样,你这里似乎有点湿了哦?”

    接着他凑近我妈的耳朵边说道:“你的下面真紧,真不像是已经四十多岁的女人!做起来把我的鸡巴夹得那么紧,真是好舒适呀。”

    “啊!”

    发出惊叫的我妈脸红如火,羞得猛地双手捂住了她自己发烫的脸颊。

    而他却执意分开了我妈的手,于是她猛地扭身,反手搂住了那男人的脖子,用朱唇去堵住他的嘴,娇羞地呻吟道:“唉呀,求你别再说了,羞死人了!”

    她此时彻底放弃了自我意识和尊严,开始放纵自已,成为一个追索情欲的女人。

    那男人满足地在我妈的唇瓣上深深一吻,紧紧吮吸着她香滑的舌头。

    我妈“嗯”的低吟了一声,先是一松,然后就紧紧环住了男人的脖子,放情地和他全情投入地互吻起来。

    热吻持续了好久,终于他恋恋不舍得移开头,深深得吸了口气,对着我妈的朱唇,又“啵”地亲了一口,笑嘻嘻地说:“真没想到,你接吻的本事可真不小,差点没闷死我呢。”

    我妈的脸红红的,又羞答答地垂下了头。

    他扶起我妈的身子,想要脱光她的衣服。

    我妈则紧张地拉住他的手,请求似地说道:“求你了,明远。别在这里,被人听见的话我可真没法做人了。改天咱们换个地方,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他听了后苦着脸,指指胯下已经高高支起的帐篷说:“你看啊,谁让你的大屁股磨呀磨的,现在都这么大了,我怎么办?”

    “我,我用嘴帮你,好不好?”

    只见我妈可怜兮兮地哀求道。

    闻听此言,神情急切的他赶忙起身褪下自己的裤子,抱紧我妈,用已经变粗的阴茎隔着裙子顶着她的小腹,淫笑着说:“下次再干你的嘴!先站起来,转过去,手扶在床沿上。我要从后面干你!”

    我妈听了后好象有点儿无可奈何,也可能是真怕耽误久了我打电话过来。

    只好含羞带怯地扶着床沿弯下了腰,撅起了她白嫩圆硕的翘臀,预备迎接他的进入。

    见我妈这副淫态,他便马上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了一个避孕套,撕开外包装后就把套子带在了自己的阴茎上。

    正准备弄的时候他却不动作了。

    我妈不见他的动静,转回头却见他正张大双眼贪婪地欣赏着她自己前凸后翘的诱人身姿,挺着根颤颤巍巍的大阴茎却不过来,我妈忍不住摇了一下臀部,娇嗔着说道:“你还不快点,真讨厌死了。”

    他听到后邪邪地笑了笑,同时快步上前,将她的裙子上提并拉掉白色内裤后,就用手扶着粗大的阴茎就向她的臀缝间塞,我妈配合地把她圆翘的臀部向后挺了挺,一只手从胯间伸过来,摸索着他的大阴茎,对准了她自己的蜜穴。

    于是那男人便会意地一顶。

    顶的我妈禁不住身子一软,双手赶忙撑在床沿上,腿上用力,把一双光洁白嫩的玉腿挺得直直的,高翘着臀部迎接他的攻击。

    他插进去后神情十分满足,半弯着腰,下体一边紧密地攻击着我妈的蜜穴,一边把双手从她的身下探进去,抚摸捏弄她胸前两个鼓胀的乳房,由于这个姿势,使得我妈那对饱满尖挺的乳房整个向下坠着,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由于采用站立的姿势,为了支撑自己的身体,我妈的双腿不由自主的并紧。

    他那毫无怜惜的抽插使我妈春心大动,她的娇躯在规则的运动中步入了追逐性欲的深渊。

    插了一会儿,他直起了腰,双手按在我妈光洁美丽的臀肉上,看着胯下被自已推送的摇摆不已的中年美妇。

    内裤被半褪到她的小腿部,高高翘起她雪白的臀部和大腿,乌黑的大波浪发散落下来遮住了她的容颜,美丽白皙的玉颈上汗水沾湿了几绺头发,这种是男人见了都会热血澎湃的淫秽景象看的他不由地加快了自己下身的抽送频率。

    两人的交合处也不断发出“噗哧噗哧”的淫糜声音。

    很快,我妈的双手开始发颤了,她虚弱地趴在床沿上,整个身子就要向下滑。

    见此他双手抄住我妈的小腹,把她圆润丰满的臀部拉近自已,疯狂地“啪啪啪”地干了起来。

    我妈软绵绵地被他提着,浑身的骨架似乎都已经散了,像被人提在手里的一具没有生命的破木偶似的晃荡着,只剩下朱唇张得老大,呼呼地吸着气。

    这样抽插了百余下之后,他忽然屁股一紧,跟着又挺着坚硬的阴茎没死没活地一阵猛捅,然后一阵哆嗦,闷哼着把大股大股的滚烫精液射了出来。

    射完精后他就这样从后面抱着我妈,两人都无力地喘着粗气。

    过了会儿,他抽出了阴茎,然后摘掉了里在阴茎上的避孕套,随手将它扔在了地上。

    然后又想去抱正缓缓直起身子的我妈。

    但她却一把打开他的手,半羞半娇地嗔道:“都打过电话告诉过你了。今天我儿子要来,你还要这样。真是的!”

    他听了,边整理衣裤边开玩笑地说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伤神伤精地让你快乐,就这下场。”

    我妈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开始整理起自己的着装。

    看到这儿,我悄悄地从垫脚的砖头上下来,迈步离开了这里。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