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出轨之母 第三十八章

    发布时间:2021-09-27 00:00:11   


    时间很快便到了第二天的下午四点。

    我乘坐出租车到了“巴蜀楼”听名字就能知道这是家专门经营川菜的餐馆。

    进了餐馆里面之后,我就叫服务员给我打开了一间包厢的门,接着走到里面在椅子上坐下。

    一会儿以后,服务员就送来了茶水以及菜单。

    我接过菜单,随便翻看了一下后就粗略地点了几个著名地川菜和两瓶可乐。

    然后我挥手打发走服务员,继续坐在椅子上等着。

    半个小时后,范金燕打来电话,说她已经提前到了。

    我随即出了包厢,将她从餐馆外迎了进来。

    风情无限的她今天穿了条蓝白色图案相见的连衣裙,腰间系着金属扣的黑色腰带,尖头的白色高跟鞋,浅肉色的丝袜,披肩的长发垂散着,显得格外迷人。

    “你妈再过会就要到了。你准备怎么办哪?”

    只见范金燕坐下后对我柔声问道。“呵呵,能怎么办呀!”

    说完这话我调整了下坐姿,接着反问她道:“昨天我妈有没有跟你说过吃完饭你们会去哪儿?”

    “没说,不过我感觉她可能会和姓钱的一起来。”

    她的这个结论让我有点惊奇,于是便问她为什么。

    她却语带神秘地微笑道:“女人的直觉。”

    望着她那精秀玲珑,眉目如画的俏脸。

    我的内心顿时产生了一丝涟漪,面容发烫,下身也不可抑制地勃起。

    她也觉察到了我的窘态,随即神色娇羞,语气柔媚地说道:“这里不行,想要的话晚上去我家。”

    我点了点头,然后拿出香烟抽了起来色泽红艳,热气腾腾地菜肴;泡沫醇白,清凉爽口的扎啤;还有服务员那带有浓浓川音的普通话招待声,以及餐馆大堂的一侧,一男二女围坐在一起颇有兴致地吃喝闲聊。

    这是一小时之后,我偷偷打开包厢外门看到的景象。

    男的正是钱明远,他的身边则坐着我妈。

    几天没见她,精心打扮过的我妈造型十分惹眼,长长的睫毛向上翘起着,大大的凤眼涂着微微发亮的眼影,一身黑色紧身无袖连衣短裙,上身腰间挂着长长的黑色流苏,细高跟搭拌扣的凉鞋,丰满的前胸像山峰一样耸立,峰顶几乎能看见隐隐的乳头形状,丰润的腰肢扭动着诱人的旋律。

    我此时早已在包厢里吃完,于是便开始倚靠在门缝边,窥看着在大堂一侧吃喝的他们。

    不知不觉间,三人已经喝下了四五扎冰啤。

    我妈那白嫩的脸蛋上也浮起了几抹红晕,水汪汪的凤眼更是流淌出浓浓的春意,说话也变得越加的轻声慢语,娇柔中带着一份说不出诱惑力。

    不过离得太远,我也听不清她的话。

    范金燕那里却没有一点脸红,反而好象更白了,说话已经是口没遮拦,一会儿大声娇笑,一会儿大口喝酒,大大的媚眼也不断的抛向并身而坐的钱明远以及我妈。

    而此刻喝的有些微熏,脸色通红的钱明远更是毫不掩饰的和范金燕眉来眼去,一双狼手也没有任何顾忌地搂着我妈。

    看着他们三个在那儿惬意喝酒,愉快聊天的火热景象。

    独身一人的我并不觉得有何恼怒,反而还翘着嘴角,颇为玩味地观察着他们。

    这时,也不知范金燕嘻嘻哈哈地说了什么。

    只见我妈和钱明远端起了各自的酒杯,互相交换着喝起了交杯酒。

    远远望去,他俩都已经有了深深的醉意。

    特别是我妈,那双迷蒙的醉眼仿佛能淹没男人所有的雄心壮志。

    范金燕见两人干下交杯酒后便转头朝我所在的包厢处望了一眼,仿佛是要让我好好看看似得。

    之后她便又偏过头和我妈跟钱明远说笑起来。

    快八点钟的时候,他们结束了这顿晚饭。

    正当我妈由钱明远陪着去结帐时,范金燕便悄悄地溜进了我的包厢,挽住我的胳膊娇声腻气地说道:“看见了吧!他们等会儿可能要去开房间。你还要跟吗?”

    感受着她柔软丰满的乳房不断的挤压我的胳膊,有些心神恍惚的我立马回答道:“不跟了,你先回家去吧!我等会儿就去你家。”

    “呵呵,那我等你哦!小坏蛋!”

    她边说边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脑袋,接着便摇曳着脚步翩然而去。“妈的!等会儿看我怎么干你!”

    我心里这样恶狠狠地腹诽道。

    等他们一行离开十几分钟后,我也叫来了服务员结帐。

    随后便出了餐馆,坐上辆出租车直奔范金燕家。

    在车里,我一边望着车窗外的繁华喧嚣的夜景,一边为胡思乱想着。

    想想还真是有点不可思议,毕竟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事不是一般人能够体验到的。

    一方面内心怀着希望侵犯我妈的龌龊想法,另一方面,却对我妈屡屡与其他男人偷欢交媾丝毫不在意,而且还十分热衷于跟踪窥探。

    有时候我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快变成疯子了。

    幸好有诸葛珊珊,以及范金燕这两个可以让我发泄欲望的女人。

    能够使我在这种复杂地心绪和沉重地压力下得到一点释放幽幽的光线从房顶的灯上照射下来,撒在地板上。

    客厅里面,一个雪白丰满的臀部横在我的眼前,我的阴茎则在这臀缝中间的阴道里进进出出,发出了隐秘的“噼啪”声。

    这个撩起裙子,露出肥白臀部的女人就是范金燕。

    就在半小时前,在餐馆的被她撩拨起性欲的我在进她家门后就发疯一般的扑上前去,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然后撩起她的裙子,费劲地想要脱掉她的内裤。

    见我这副猴急地模样,她娇媚地笑着,然后喘了一口气对我说道:“我来吧。”

    说完她就微微屈腿,双手轻轻一拽就把她自己的白色内裤脱了下来,而我也掏出了挺直的阴茎,对着我并不陌生,已进入过几次的蜜穴插去。

    她的蜜穴当时还没有充分的湿润,在我插入的时候感觉到了些许的干涩,阴道磨擦着我的阴茎,让我感到有些疼痛,而她也微皱了一下眉头说道:“轻点儿、别着急好吗?”

    听到这话,我便慢悠悠的在她的身体里面抽动,而我的手却不老实的摸到了她连衣裙上的肩带。

    她此时也发现了我的意图,用她柔软白皙的双手抓着我,媚惑地低语道:“小坏蛋!我自己脱吧!”

    当她白晃晃的身子露出来时,急不可待的我伏下身子,一口咬住了那颗诱人的乳头。

    她的身体一颤,发出了“哼”的一声,抓着我身子的手也松弛了下来,任我在她的乳房上肆虐。

    我用力的吸着她的乳头,就好像当年婴儿时的我吸着我妈的乳头那样,尽管现在从那里不会分泌出什么,但是我还是努力的吸着。

    也许我实在太用力了,没多久,她就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抱着我的头说:“轻,轻一点嘛!”

    我听到这话,松开了那个令我流连忘返的乳头,我的舌尖则围着那暗褐色的乳晕划着圆圈。

    一会儿功夫,她的乳房上就沾满了我的口水。

    接着我放弃了这边乳房,转过头去攻击另外一边。

    而我的手则摸上了湿淋淋的乳头,放肆的在她的身上舔着,吃着,吸着,咬着。

    这一切给她带来了莫大的快感,只见她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身体开始不规则的扭动着,她的手抚在了我的屁股上,艰难的说着:“小坏蛋!快动,快动动啊!我好难受。”

    而我也感觉到她的蜜穴里面有一股一股湿热的暖流向我的阴茎冲来,随即我一抬屁股,将整个阴茎都插入进去,然后爬在她的身上一边吸吮她的乳房,一边快速的运动起来。

    也许是她的淫液分泌的太多了,我每次的抽插都能带出不少白色液体。

    我的速度很快,嘴里也在运动的作用下“呼呼”地直喘粗气。

    而范金燕则更是开始呜咽的叫出声来:“哦哦舒服舒服使劲使劲插哦哦使劲再使劲我好舒服好舒服!”

    看着她丰润的嘴唇发出淫荡的声音,我忽然有了一种想要亲她嘴唇的冲动,于是便伏低身子,把脸凑到她的面前。

    她也十分配合地抬起头,扭动着身子的同时也热情地吻住了我的嘴唇。

    两条舌头灵巧地在彼此的唇腔里勾弄,搅动,吸吮,贪婪地索取着各自口中的津液。

    过了一会儿,我的嘴离开了她的唇瓣,但阴茎仍然插在她的身体里面,随着她的扭动,增加了阴道与阴茎的摩擦,带来了一阵一阵的快感。

    顿时让我用手扶起她的屁股疯狂的抽插起来。

    随着我剧烈的运动,她也拚命的抱着我的身体,我们两个疯狂的动作,嘴里面同时发出了“啊啊啊”的叫喊声。

    终于在动了上百下之后,我猛然抱住她的身体,把我的阴茎死命的往她的蜜穴里面捅,随后就是一阵阵的酥麻从脊椎骨传到了大脑,而我的阴茎也在她的身体里面不受控制的喷出白色粘稠的精液。

    射完以后,我抱着她的身子,和她一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汗液也随着我的身体流了下来。

    好一会儿,我才离开她的身体,望着她那分开的大腿和流着白色液体的阴部,突然有一种想要看看清楚的欲望。

    于是我就蹲下身,用手拔开她的阴户,分开两片阴唇瞧着。

    她的阴唇要比我妈肥厚的多,阴毛也浓密了不少,整个阴户都是暗褐色,与中间流出的白色液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正在这时,她用手也捂住了流着我的精液和她淫液混和的阴户,小声地对我说道:“别太丢人了。”

    对于她的这种假矜持我是嗤之以鼻,但转念一想,也就同意了,并没让其太过难堪。

    休息了一会儿,范金燕站起身来背对着我穿上她的内裤,就在她撅起肥白屁股的一瞬间,我看见了那个还在流着淡淡淫液的阴唇,霎时我的欲望被再次的挑逗起来。

    随即再次把她推倒在地板上,一把扯下她才要穿上的内裤,掏出我依然坚挺的阴茎,对这蜜穴捅了进去。

    她有点儿受惊,不断扭动挣扎的同时还羞急地问道:“你要干什么?”

    但是当我终于自己扶着阴茎插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她放弃了抵抗,虚弱而且柔媚地说道:“别这样嘛,小军,我们先去洗澡。等会到卧室里去做嘛!”

    可是我才不管,扶着她的屁股,阴茎在她的身体里奋力的运动者,我俩交合的部位顿时发出了“噼啪”的声音。

    在我不停的努力下,她再次迎来了快感,而且似乎比刚才还要激烈,还要痛快,只听见她摆动着头,放荡的发出极为骚浪的喊叫,合着“噼啪”声音以及“噗哧噗哧”的声音。

    几十分钟后,我们终于再次达到了高潮,而我也再次的射到了她的体内洗完澡的我俩正光溜溜的躺在卧室的床上。

    范金燕的头枕着我的胳膊,而我睁着眼睛望着天花板,手臂上的皮肤则感受着她华嫩香软地脸庞。

    过了一会儿,只听她轻声发问道:“想什么呢?也不跟我说话。”

    “没想什么。”

    我无意地回答着,随后便蠕动身躯向她那边靠了靠,接着反问她:“阿姨,刚才在巴蜀楼吃饭的时候你们说了些什么啊?”

    “哼!都这样了还叫人家阿姨!”

    只听她这么轻嗔薄怒地娇语了一句,同时还伸手在我胸口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嘿嘿,不叫你阿姨那叫你啥啊?”

    我继续笑着问道。

    “叫我燕儿吧!这样子亲切一点。”

    说完这话,她双手挂到了我的脖子上。

    表情温柔地继续道:“我们没聊些什么,姓钱的那家伙是自己要跟来的,你妈也推脱不了,只好让他来。其实今天你妈请我吃饭主要是为了感谢我。”

    “感谢你?”

    我好奇地出声道。“嗯。”

    她应了一下,脑袋贴住我的胸膛接着往下讲着:“你还记得吗?我跟你第一次在夜排档见面的时候,我旁边那三个男的。其中有两个是一家船务公司的头头,他们公司的船要买保险。所以那天我就请他们吃饭。后来你妈不是也留下了吗?她帮我说动了那两个船务公司的头头。我也没亏待你妈,做成那份保单后就给了她一笔好处费。”

    “说动?我看是肉动吧!假正经,还以为我不知道呢!”

    我的心里这样想道,但嘴上则接着问她:“你给了我妈多少钱啊?”

    “三万块。”

    依偎在我身上的她想也没想地随口说道。“你可真大方,我代表我妈感谢你呦!”

    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摩挲着她手臂上的肌肤。

    她媚眼如丝地看了我一下,然后笑吟吟地问道:“那你怎么感谢我呢?小坏蛋!”

    “嘿嘿。”

    我淫笑着,一个翻身趴到她身上。

    那软绵绵滑溜溜的身体让我再次升腾起了欲望。

    她也“咯咯”笑着,两腿分开夹到了我的腰上,顷刻间两人毛茸茸的下体又紧紧地贴在了一起,我那已经有些硬起来的阴茎也顶在了她的阴户。

    顿时,卧室内又响起了淫声浪语,一派芙蓉暖帐被翻飞,襄王神女巫山雨的旖旎景象。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