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手转星移】重修版66品鲍的派对

    发布时间:2020-06-26 00:00:39   

                 六十六、品鲍的派对
      新闻发布会还在继续进行着,但李冠雄已经没必要关注下去了。那边进行得
    很顺利,用不着他操心。他这几天的心思,也完全不在那些事上面,当敲门声响
    起时,他干脆把电视都关掉了。
      卢雪媛和芊儿在美美的带领下,怯怯地进入了这个房间。她们第一眼看到的,
    是一大排敞大的沙发,中间坐着那个主宰了她们命运的男人,正带着暧昧的眼光
    扫视着她们只穿着比基尼的身材。第二眼看到的,是房间侧面的巨大玻璃墙,对
    着玻璃墙还有一整排的沙发,好象是球场里的贵宾座,占据了观看下面场地的最
    佳视角。
      「叫人!」美美轻声提醒说。
      母女俩哀怨地对视一眼,向李冠雄一哈腰,齐声轻叫道:「主人……」缓缓
    伏下身去,并排跪在地毯上,双手扶地,脸向着李冠雄,等候他的指示。
      李冠雄双手张开扶在沙发靠背上面,只穿的短裤的毛茸茸双腿大咧咧地分开
    挂在茶几两端,面无表情地说:「爬过来我看看。」
      看着卢雪媛和芊儿轻应一声「是」,翘着屁股绕过茶几,从两边爬到自己跟
    前,李冠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她们的动作还是那么的僵硬,尤其是芊儿,还看
    出仍然相当不情愿。但无论如何,这些小问题可以继续调教,重要的是他确实得
    到了这对他梦寐以求的美艳母女!
      母女俩一人一边,捧着李冠雄的脚,轻吻着他的脚背。这显然都是美美教导
    过的,李冠雄满意地点点头,向美美一挥手,打发她离开。
      卢雪媛双唇机械地点着李冠雄的脚背,抬眼看一下女儿,芊儿干脆就将两片
    嘤唇贴在脚背上没动。今天过来服侍主人要怎么做,其实美美早就交代过了,只
    是事到临头,总是磨磨蹭蹭难以主动做出来。现在美美一离开,心中更不安了。
      李冠雄「哼」的一声,几根脚趾头动了几下,冷冷道:「怎么做母狗,还要
    我亲自来教吗?」他并不指望卢雪媛母女很快就象美美现在这样习惯当「母狗」,
    那其实也不太好玩。卢雪媛现在含羞忍辱地将嘴唇移到自己大脚趾上,红着脸含
    进嘴里的样子,更是说不出的可爱。而另一边,芊儿虽然也轻轻含住脚趾,并不
    如何干净的双脚臭气入鼻,眼眶立刻红了,委屈的泪水从漂亮的脸庞上流下。
      「母狗的眼睛要一直看着主人,美美没教你们吗?」李冠雄说。这母女俩服
    侍水平他目前不打算苛求,现在主要是要她们习惯于「母狗」身份。
      卢雪媛羞答答地含着脚趾望向李冠雄,她自然知道自己现在这种模样有多羞
    耻,眼光触碰到她的「主人」居高临下审视牲口般的得意眼神,鼻子一酸。
      「眼睛睁开!」忽听李冠雄喝道。卢雪媛吓得身体一颤,转眼侧望,果然女
    儿正缓缓张开眼睛,鼻子一抽一抽的,脸朝着李冠雄轻泣起来。
      「母狗就该有母狗的样子!」李冠雄朝母女俩勾勾手指,道,「过来,把奶
    子亮出来!」等母女俩缓缓地一边跪着挪近,一边解开身上的胸罩,李冠雄一手
    一只,握住母女俩各一只乳房,轻轻揉着。卢雪媛和芊儿偷偷互看一眼,羞涩地
    轻哼一声,脸还是朝向李冠雄,无处安放的双手,最终都扶到他的大腿上。
      「妈妈的奶子终究更肥一点……」李冠雄用力抓着卢雪媛的乳房,评价道,
    「不过感觉跟以前还是差不多呀!怎么保养的?要教教小母狗喔!」另一只手从
    下而上覆盖着芊儿的娇乳,在她滑不溜秋的乳峰挤压着,品味着少女乳肉坚挺的
    弹性,一掌抓下,盈盈堪握,从指间挤出的肌肤白里透红,饱实滑润的肌肤相当
    弹手,仿佛在主动填满掌间的空隙。
      芊儿红着脸,轻咬下唇忍受着。胸前被他抓得有一点疼,却又混杂了一点说
    不清楚的奇怪感觉,尤其是当小奶头被他的掌心刮过时,更是让她身体一软,几
    乎要「嗯」的低叫出来。可一看妈妈,乳房也被揉得不成样子,却并没有表现出
    自己这样丢脸的反应。
      「手感很好!虽然不算太大,但总有B杯了吧?摸起来很舒服。」李冠雄表
    扬了芊儿的胸,双手终于离开她们的乳房,双腿一张,分别勾在母女俩脖子上,
    笑道:「今天叫你们来,是想让你们先看场大戏,哈哈!你想念你的姐妹们吗?
    要不要见一见?」
      「不要……」卢雪媛下意识地拒绝。自己现在这副模样,任何熟人都不想见!
    何况,她的姐妹们……她不想让姐妹们看到自己被污辱,也不想看到姐妹们被污
    辱的场面。
      李冠雄哪里管她要不要?一手一个搂着卢雪媛和芊儿,移到玻璃墙前的沙发
    上。这儿应该是一个跃层,可以清晰地看到下面房间里面的情况。
      下面早就聚集了十几二十个约莫十六七岁的少年,正嘻嘻哈哈地打闹着。有
    几个看起来比较「安静」的,正坐在地板上,局促不安地望着门口。
      芊儿心中一阵剧跳,下面这些男孩子好多她都认识,有几个还是她的同学。
    虽然知道他们现在看不到自己,可自己现在如此羞耻的模样,看到任何熟人,浑
    身都极端不自在。
      李冠雄一把搂过芊儿,将她身子横着抱到自己身上,双手从她的额头开始,
    仔细地抚摸少女的肌肤。芊儿不敢乱动,缩着身子听任他轻薄,只当他摸到身上
    敏感的部位时,才用一声轻哼来释放内心的羞辱。
      而她的妈妈,却给李冠雄一脚踢滚在地毯上,被命令翘起屁股趴在脚边,一
    边替他舔脚趾一边用按摩棒自慰。
      下面的房间一阵小骚动,袁显笑咪咪地走进来,说道:「你们谁不是处男的,
    举个手!」刷刷的,八九个小子举起手来,倒还有一半的人还是小处男。
      「你的表姐妹今天有福了,好多童子鸡!」李冠雄哈哈大笑,另一条腿盘起
    来架到卢雪媛的脖子上。卢雪媛低哼一声,不敢挣扎,双手继续自慰着,一边挑
    逗着自己的阴核,一边将按摩棒顶入自己的阴道深处。这个恶魔,不但祸害女人,
    还祸害青少年!不知道多少男孩子就这样被他引入歧途,成为他为非作歹的工具!
      但对于朦朦胧胧对着异性身体有极强好奇感的这群少年来说,即将有几个漂
    亮的女人来当他们的「性启蒙」,无疑是有着无法抵挡的诱惑力。好几个小子还
    没见到女人,胯下那未经人事的家伙已经竖起来了。只是他们还意识不到,自己
    交的这所谓「很有本事」的朋友,正是实实在在的大坏蛋,而他们自己,正在加
    入「坏蛋」的队伍中去。
      「今天给你们安排了八个女人,是两对亲母女、两对亲姐妹,从十几岁到四
    十几岁都有,就看你们喜欢萝莉还是喜欢熟女了。」袁显说,「让你们一次性见
    识一下不同年龄的女人,身体有什么样的不同,哈哈!」
      而首先进来的那对母女,就立刻引起了骚动。芊儿马上认出她们就是自己在
    录像带上见过的赵楚盈老师和郭渝灵母女。母女俩一进房间,刚刚扫视一眼,就
    发出一声惊叫,身体往回便缩,紧紧抱在一块。现场这些少年中,显然其中不少
    是她们认识的。
      少年们自然是更激动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老师和同学,居然
    也是袁哥口里所谓可以随便玩的「母狗」!赵老师还是穿着上课时的那副职业装,
    谁想到课堂上冷艳严肃的美女教师,原来课后是个下贱的骚货!还有她那看上去
    清纯可爱的女儿,还穿着校服,在班里面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不怎么搭理人,原
    来也是只小母狗!她们真的可以随便玩吗?少年们紧张地等着袁显的指示。
      「干嘛呢?看到熟人?」袁显见赵楚盈母女居然没有按「规定」做动作,不
    悦地喝道,「做母狗还能认人的?去!」
      「赵老师……」芊儿能感受到赵老师心中的绝望。即将要在自己的学生面前
    展示自己最淫贱的一面,把身体交给他们任由淫玩,这太羞辱人了。她恨恨地瞪
    了李冠雄一眼,可李冠雄却正得意地看着她,伸手在她胸前一捞,在她的乳头上
    一弹。芊儿「呀」的一声,缩了缩身子,雪白的胴体都缩到李冠雄怀里。
      赵楚盈和郭渝灵母女羞涩对望一眼,咬着嘤唇,缓缓走到那群少年中间。房
    间中央摆着一圈八个蒲团,她们挑了边上两个相临的,跪了上去。
      「真的是赵老师耶!」人群中叽叽喳喳谈论起来,指着赵楚盈老师母女指指
    点点,一大一小两个女人似乎动作熟练地跪直身子,双手剪在身后互握,就象被
    反捆着似的,挺直了的腰板让她们的胸前显然更加突出,那姿势就象摆上拍卖台
    的奴隶一样,等待着卖家的检阅。
      赵楚盈红着脸,反射性般地垂下头,可又在袁显的一声喝后,怯怯地将脸蛋
    对向一众少年,颤声道:「我是母狗赵楚盈,39岁,是一个老师……」想到等
    会玩弄她和女儿身体的,将是自己的学生,话如何能够说得利索?无地自容的赵
    楚盈眼神都不知道放到哪儿去,触碰到一个学生的眼光,急忙闪了开去,可旁边
    却是另一个学生同样色迷迷的眼光。
      「我是母狗郭渝灵,17岁,是高中生……」郭渝灵根本无法对视自己的同
    学,抬眼说了几个字,红着脸低下头去,勉强把台词说完。
      「这几个小子你们认识对吧?是你教的学生?」袁显自然也看出端倪。好几
    个少年猛的点头,赵楚盈无奈地轻轻应一声「是」。
      「被学生操,也是一种神奇的体验。」袁显呵呵笑着,对着那帮小子说道,
    「虽然她是你们的老师,但在我这儿,就只是一只挨操的母狗。今天她的身体就
    是你们的,你们想怎么玩她都行!」
      「那现在可以开始了吗?」一个男孩似乎有点迫不及待。
      「急什么?」袁显道,「现在随便摸摸可以,还有其他的美女呢,你们不等
    她们一起吗?」
      「等,当然等!」那男孩一边说等,可身子早凑到赵楚盈跟前,手试探着摸
    到他老师的肩头。赵楚盈轻轻「嗯」的一声,并不敢闪避。他胆子更大了,另一
    只手摸向她鼓鼓的胸前,赵楚盈下意识微微一缩,但当他的手掌真正按到胸上时,
    反而不动了。
      「小麋鹿,赵老师一直那么疼你,你今天可得好好疼一下赵老师喔!哈哈!」
    一个小叫炎的少年对着那男孩取笑。赵楚盈一听脸更红了,这小麋鹿平时并不象
    个坏学生,挺乖的样子而且学习成绩还不错,不知道怎么被诱惑来干坏事的!想
    到以前对他那么关心照顾,现在居然要被他当众羞辱,委屈的眼泪不由开始在眼
    眶里游动。
      「赵老师你的胸好大喔!我可以进去摸吗?」小麋鹿轻轻捏了捏她的胸前,
    赵楚盈扭头不应,眼见女儿也被一个小子搂在怀里上下其手,那小子的手甚至已
    经伸到郭渝灵的衣服里面,正在她的胸前乱摸着。
      「怎么不回答?」袁显瞪着她,走过她旁边,顺手扇了她一记耳光,说,
    「给我认真点!好好回答!」
      「可以……」赵楚盈无奈地回答,「母狗的身体,可以顺便摸……」平时习
    惯了喝令学生认真、好好回答,可现在角色却置换过来,还是这么羞人的转换!
      小麋鹿一点也不客气,搂着赵楚盈,手掌伸入她的前襟,挤入她的胸罩里面,
    握住她丰满的乳肉一捏,发出一声惊叹声。见到有人已经开始占便宜,其他人更
    不甘落后,片刻间赵楚盈母女身边已经围满了人,刚刚还端庄秀雅的装束乱成一
    团,郭渝灵的上衣都几乎被剥了下来,酥胸全露,在羞耻的呻吟声里被她的同学
    们摸捏玩弄着。
      而这时,第二对母女并肩走了进来,除了胸前夸张地鼓起吸引了一些眼光,
    并不如赵楚盈母女进去时那么引起骚动。对于这些才十几岁的男孩子来说,这对
    母女有点过于成熟了。
      两个人都穿着寻常的家居便装,看上去就是两个普通的家庭主妇,长相也不
    算特别的出色,比起赵楚盈母女颇有不如。但当那个母亲走到郭渝灵的旁边蒲团
    上跪好,说出:「我是母狗张碧楼,46岁,是个警察」时,才吓了那一堆懵懂
    少年一跳。原来这个阿姨还是个警察呀!不安分的手虽然还在赵楚盈母女身上乱
    摸,眼光却齐刷刷看了过去。
      张碧楼的女儿接口说:「母狗朱小蕾,24岁,是家庭主妇。」听起来平平
    无奇,不过袁显走过来进行了补充:「这母狗刚刚生了娃,还不到三个月,还没
    断奶呢!」在朱小蕾胸前一抓,休闲的粉红长裙中,一大团乳肉若隐若现。
      「哇!」众少年惊叹一声,朱小蕾显然没穿胸罩的长裙前襟,果然渗上了一
    小滩奶白色液体。而且,她那个看上去并不觉得很老的警察母亲,原来已经做了
    外婆了呀?
      「别看这警察阿姨老了点,可是却骚得很哟!」袁显捏捏张碧楼的脸,拇指
    挖在她的口中,张碧楼顺从地含住吸吮起来。
      「以后你们就可以向你们的兄弟吹牛了,连女警察都玩过,哈哈!」袁显说,
    「为什么要选她们来呢?就是让你们尝尝不同年龄的女人有什么样的不同……」
      「接下来,该是你们的姐妹了……」李冠雄脚底在卢雪媛脸上磨一磨,却见
    卢雪媛正侧脸望向下面,脸色十分紧张,嘴唇轻轻蠕动着,含着脚趾的嘴唇也停
    止了吸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已经有几个男孩靠近张碧楼母女,打量着她们跪直了的身材。而门口又进来
    了第三对女人,让正在李冠雄怀里哼唧着的卢雪媛轻呼一声。来的,果然是她久
    未谋面的表姐高仪芳和表妹高仪晴。
      仪芳和仪晴虽然脸上画了淡妆,打扮着整齐端庄,但看在卢雪媛眼里,她们
    脸上透出的沧桑感是那么的抢眼。尤其是仪芳姐,年过四十略有点发福之后,看
    上去好象苍老了好多,连发头上似乎也多了几根银丝,一点也没有当年谈笑风生
    光采照人的影子。
      高氏姐妹显然很熟悉这种场面了,扫视一圈之后互望一眼,默默走到属于她
    们的蒲团上跪好,眼光始终对着袁显的方向,
      「我是母狗高仪芳,四十一岁,是个公务员。」高仪芳声音平静地面对着袁
    显说。
      「我是母狗高仪晴,三十六岁,是个护士。」高仪晴胸挺着更高,从臀部到
    腰到肩头成一直线,跪在那儿的样子堪称标准,连袁显也点头赞许:「这只母狗
    的动作最标准,你们都要向她学习。」
      高氏姐妹虽然并不年轻了,但美艳的脸蛋和劲爆的身材不减当年,徐娘半老
    之下更有韵味了,单从长相而言,比起赵楚盈母女和张碧楼母女还要略胜一筹。
      只是看在卢雪媛眼里,是彻底的绝望。这两姐妹跟她年纪相仿,可以说是一
    起长大的。她们的美貌在很多人看来并不比自己差多少,而且仪芳的温婉可人和
    仪晴的爽朗阳光,从来也都是男孩子追逐的热门目标。但现在,所有的性情好象
    全从她们身上抹掉了,跪在那儿的两个女人,就好象只是两个人形玩具,麻木地
    等待着主人的玩弄。
      「这两只得好好介绍一下,是我们养的头两只母狗,长得很漂亮对吧?年纪
    虽然不太小了,但身材还是很好的。」袁显介绍说,「更主要的一点,是非常懂
    事,清楚自己是母狗贱货的身份,我们就算不交代,她们也知道怎么样让男人更
    舒服。」
      「谢谢袁哥夸奖!」高仪芳马上给出反应,「能让主人开心,是母狗的荣幸!」
    腰挺得更直了。刚刚袁显表扬了她的妹妹,她这做姐姐的也不能落后。
      赵楚盈和郭渝灵那边还是围了最多的人,但实在有点挤,于是有几个男孩就
    转到另外的四个女人身边。对于这几个不认识的阿姨姐姐,这帮小子就更不客气
    了,当场摸屁股抓奶,连那几个拘谨害羞的童子鸡,一见大家都这样,也依样学
    样,人生第一次将自己好色的淫爪摸到女人的身体上。
      所以,当第四对女人进来时,已经有点混乱的现场让她们略感意外,多数男
    孩都顾着抚摸女人的肉体,让她们甚至有点受冷落的感觉。袁显朝着她们一甩下
    巴,两个女人牵着手,缓缓来到最后的两个蒲团上跪下。
      「我是母狗陆韵清,二十七岁,是……」周围色迷迷的眼光开始向自己这边
    聚集过来,陆韵清开始了自我介绍,但话只说了一半,眼光扫过旁边正躲在赵楚
    盈身后的一个男孩,脸色大变,竟再也说不下去了。
      「小麋鹿!是你姐姐耶!」小炎突然指着陆韵清叫起来,转头一望小麋鹿,
    却见那刚刚正把赵老师摸着哼哼唧唧的小子,不知什么时候起就把脸躲在赵老师
    身后了。
      「姐姐?」袁显大感兴趣,瞄了瞄陆韵清和她旁边的妹妹,姐妹俩虽然还摆
    着那个姿势跪在那儿,但身体明显开始颤抖了。袁显朝小麋鹿勾勾手指,那小子
    怯怯露出头来,又看了一眼慌张的姐妹俩,身体不由又是一缩。
      「这两个?你姐姐?」袁显问。
      小麋鹿心虚地点点头。
      「她们两个这么风骚,你平时看到她们的胸她们的屁股,会不会鸡儿动一动?」
    袁显的脑回路跟这帮小子不在同一维度,问出的话让他们呆了一呆,瞬即便有不
    少人笑出声来。
      小麋鹿红着脸,嚅嚅不知道怎么说,眼光又瞟一眼两位姐姐,那鼓鼓的胸前
    正颤颤抖着。袁显嘿嘿一笑,手掌一把抓到陆韵清胸部,对小麋鹿说:「这两个
    骚货当时都是你袁哥我开的苞,现在都是等着挨操的母狗,知道不?你是不是在
    恨我?」
      「没……没有……」小麋鹿哪敢顶撞他。
      「没有就继续!」袁显哼的一声,转头一手捏住陆韵清的脸,一手轻拍着她
    的腮边,「继续!」
      陆韵清又看一眼小麋鹿,那小子正闪避着她的眼神,嚅嚅道:「我是母…
    …母狗陆韵清,二十七岁,是个银行经理……」
      「跪直了!」袁显一踢陆韵清的大腿,「要在亲弟弟面前被操,是不是兴奋
    得说不出话了?」
      「是……」陆韵清脑里一片混乱,只得顺着她的意思回答。
      「那先把奶子露出来!你弟弟这些同学好多认识你是吧?」袁显眼光扫了一
    圈,停在小炎脸上,「你,是不是很想摸你同学姐姐的奶呢?过来,让你先摸!」
      陆韵清的前襟已经解开,一对雪白的乳房暴露在这帮少年面前。小麋鹿一直
    缩着脑袋不敢看,可小炎的手掌已经按到他姐姐的胸上,小麋鹿呼吸渐急,突然
    闷哼一声,扭头一把搂住赵楚盈的身子,双手紧紧抓着她的乳房,用力猛揉起来。
    围着赵楚盈的其他男孩,识相地将手离开赵老师的胸前,把那个位置让给他。
      「我是母狗陆韵洁……二十四岁……是花店店主。」看到姐姐的情况,陆韵
    洁也知道自己同样免不了这一关。她比弟弟大了七岁,姐姐更是大了十岁,姐妹
    俩从小就极端溺爱这个弟弟,尤其是十年前父母双双车祸去世之后,两个姐姐可
    说是又当爹又当娘的。当姐妹俩先后落入袁显魔爪饱受摧残,她们还曾经想过她
    们家的希望就在这个弟弟身上,可是现在弟弟也学坏了……而且她们还要以袁显
    母狗的身份,在他的面前被凌辱!陆韵洁只觉心里空荡荡的,除了机械地按照袁
    显的命令做动作,她的脑子好象停止了运转。
      陆韵洁的衣服也解开了,乳房被弟弟的另一个同学摸捏着。这个经常到她家
    玩,嘴甜地一直叫她「好姐姐」的小子,是不是从那个时候就对她的身体有色色
    的想法呢?弟弟还背对着她们,专注地揉着赵楚盈的乳房,他估计非常用力,那
    个女人的眉头已经皱成一块,嘴里「啊啊」呼疼,但跪着的姿势却是没敢乱动。
      场上的八个女人,衣服渐渐被剥得七零八落了,性感的裸体一个个令人眼花
    缭乱。作为很多男生的梦中情人,郭渝灵是第一个被完全剥光的,她跪着的双膝
    还被扳着分开,少女的阴户已经被不知道是谁从背后挤进的手指玩弄起来。
      芊儿的阴户也同样被手指玩弄着,在李冠雄怀里,她的双腿就没合拢过,少
    女的下体毫无遮掩地任由李冠雄鉴赏品尝。下面房间里的淫乱场面看得她心惊肉
    乱,那些落到他们手里的女人,包括她认识的老师和同学、两位表姨妈,毫无尊
    严地成为他们玩乐的器具,被任何人奸淫污辱,完全不把她们当人看。
      芊儿捂上自己的脸,身体在李冠雄的指奸挑逗下颤抖着。对比着那些女人,
    她不禁对自己的处境有了一点小庆幸。虽然都被奸淫污辱,但毕竟她不用面对那
    么多熟悉或者陌生的男人,她只需面对一个男人,即使那是她最痛恨的男人。
      卢雪媛想的,跟她的女儿没有相差太远。她更卖力地吸吮着李冠雄的脚趾、
    舔着他的脚趾缝、脚心、脚掌,仪芳仪晴她们太可怜了,她不想自己也象她们一
    样。一想到自己和芊儿如果也要赤裸裸地面对那么多淫亵的目光,袁显那天粗暴
    地轮奸自己的惨痛伤痕又涌上心头,她不由打了个冷战。
      「袁显真他妈的会玩!」李冠雄一边志得圆满地玩弄着芊儿这令人最为喜欢
    和满意的胴体,一边欣赏着「台下」渐入佳境的表演,只觉人生的乐事也不过于
    此。抬脚挑一下卢雪媛的下巴,看一眼她含羞忍辱的漂亮的脸蛋,不由发出哈哈
    一声大笑。
      袁显已经叫停了那帮少年躁动的淫爪,教他们就蹲在一旁欣赏母狗们的表演。
    女人们被剥的差不多的衣服现在全部都脱光,翘着屁股抬着头趴着,袁显绕着她
    们的身后走了一圈,挨个拍拍她们的屁股,让她们用响亮的叫声来表达被打屁股
    的喜悦心情。
      少年们一个个血脉贲张,他们中大多数人连做梦也无法想象到这种画面,一
    个个雪白的大屁股就在他们眼前摇着,那些性感的身材在袁显的敲打下弯成妖娆
    的曲线。他们平时只看到女人胸前一线雪白的乳沟就兴奋异常,可现在,一对对
    丰满的乳房正在他们的眼前抖动着,等候着他们去抓捏淫玩……
      袁显得意地操纵着这些「母狗」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将她们身体的隐秘全
    数亮在大家眼前,他很满足于充当这种控制者的角色。
      现在,八个女人脸朝上,四肢反撑在地上,双腿分开大大的角度,屁股上挺
    到跟大腿和腹部差不多的高度,将她们女人最隐私的部位朝外,亮在一众兽欲沸
    腾的少年眼前。
      李冠雄哈哈笑道:「袁显这小子他妈的就是会玩!」将芊儿的双腿扯得更开,
    几乎被扳成直线,手掌捂在上面轻拍,时不时捋一下她淡淡的阴毛。芊儿呜呜轻
    叫着颤抖个不停,却捂着眼睛,不好意思看下面如此淫糜的场面。
      下面早就惊呼声、吞口水声以及或大或小的讨论声浪响成一片。这帮小子别
    说有差不多一半还是处男,即使已经开过荤的几个,也没碰过几次女人,更别说
    可以这样仔细观察女人的阴户了。身处如此淫靡的色情场景,好几个已经把持不
    住,裤裆湿成一片。
      「我来教教你们哈!」袁显手持一根教鞭,首先来到赵楚盈跟前,教鞭在她
    的胯下轻轻一点,赵楚盈微微一抖,轻哼一声,腰部用力,撑住身体不晃动。这
    个姿势她也不是第一次摆出来了,不仅仅是羞人之极,还很耗体力,不仅四肢酸
    软,腰没点力量是支持不了多久的。
      袁显教鞭拨弄着赵楚盈的阴唇,对着众少年道:「瞧瞧,这就是你们老师的
    屄,别看她穿上衣服斯斯文文的,这里可骚得很,不知道吸过多少男人的精液在
    里面了!」
      赵楚盈羞红着脸,支撑着身体的四肢摇摇晃晃的,勉力支持住。女人最隐秘
    的部位就这么主动地暴露在自己学生们的眼光下,还给人指指点点的,她此刻只
    盼这身体不是自己的。
      「象你们赵老师这种屄,差不多四十岁了,你们看两边阴唇颜色是不是比较
    深了,不过翻开来里面的颜色还是比较鲜一点的。」袁显说着,将教鞭撩开她的
    阴户,给学生们展示了一下赵老师肉壁的颜色,便移到下一位,「你们看这是小
    女孩的屄,虽然当了一年母狗被操过不少,但颜色是不是比她妈要粉嫩很多?」
      众少年围在袁显周围,随着他的脚步移动着。当下袁显说一句,众少年差不
    多都摸着自己的胯下,大点其头。
      袁显大为得意,教鞭在郭渝灵肉缝上比划着:「象你们的郭同学,屄现在没
    被操的时候,还合成漂亮的一条缝,你们再看看她妈,或者旁边这几个阿姨姐姐,
    都比她挨的操多,阴唇是不是多多少少向外掀开一些了?」
      「对哇!」当下便有人指着张碧楼的阴户说。张碧楼在这群女人中年龄最大,
    年轻时性事本来就频繁,这几年更被蹂躏得不成人形,双腿大开的情况下,黑乎
    乎的下体早就失去了色泽。当袁显的教鞭从郭渝灵的肉缝移过来时,众少年一对
    比场上年龄最小和最大的女人阴户,区别一目了然。
      「瞧瞧是不是?警察阿姨的屄比你们赵老师还烂。不过呢,这几个比她年轻
    的女人,没有谁比她的屄夹得欢,那个力道啊……嘿嘿!不信的话待会你们鸡巴
    捅进去试一试就知道了。」袁显指点一下,没有在张碧楼身上多作停留,移动她
    女儿朱小蕾那儿,「看她的女儿,虽然也没少挨操,但毕竟年轻了二十几岁,这
    儿看起来还挺紧绷的。」教鞭掠过朱小蕾的阴唇,敏感的女人当即哼唧起来。
      「这是刚刚生过小孩、还在喂奶的女人的屄,你们看跟没生过小孩的是不是
    有点不一样?她们两个年纪差不多。」袁显又转到陆韵洁那儿。虽然也是二十四
    岁,但陆韵洁的下体看起来跟郭渝灵更接近,不象哺乳期的朱小蕾那样充满成熟
    气息。
      「生过小孩之后,她们那儿是不是就松很多了?」有人熊头熊脑提问。
      「总归就不象小女孩那么紧了吧……养一段时间又会紧一些,被操得多又不
    一样。你们比较一下呗,这两只母狗都是十九岁时给我开的苞,当时屄的形状还
    是差不多的,现在你们看……」袁显教鞭在朱小蕾和陆韵洁的下阴处来回指点,
    脚步渐渐移到陆韵清处,「不信的话再比较一下亲姐妹,这个姐姐是生过小孩的,
    不过已经三年了,屄的形状跟那个还在喂奶的又不一样了。」
      「袁哥真是博学多才!」有人当场拍起马屁。
      「我操你妈的,不带这么损人的!你袁哥不读书,就是操的女人多而已!」
    袁显笑着啐道,「你们看这两姐妹,两个屄刚开苞的时候简直就是一模一样!现
    在姐姐大了三岁又生过小孩,是不是看起来比妹妹的成熟好多?嘿嘿!操起来感
    觉更不一样!」
      「袁哥,听说女人生过小孩,奶子的变化最明显,是不是呢?」那叫小炎的
    问。
      「聪明!」袁显点点头,「其实除了看屄,还可以看奶,特别是看奶头。生
    过小孩的女人,一般来说乳晕会大一些,颜色会深一些,喂过奶的更不一样,摸
    起来的手感会软一些……你们看这几个女人的奶子,有没有生过小孩,其实是能
    够看出来的。你们摸摸看是不是?」
      话音未落,八个女人的胸上立即布满了手掌。本来摆着这个姿势就十分难受
    的女人们四肢不由开始晃起来,郭渝灵脚一软,一屁股跌坐到地上,忍不住哭出
    声来。立即大腿内侧就挨了狠狠一鞭,可怜的女孩乖乖地挣扎着重新挺起屁股,
    分开双腿,耻辱地展示自己青春的胴体,继续接受凌辱。
      这次更受瞩目的是朱小蕾,还在哺乳期的她憋了几个小时的奶,本就有C罩
    杯的她双乳鼓鼓涨涨的,现在估摸着得有E杯了。给几个不知轻重的小子狠抓着
    乱捏,涨得生疼,呀呀乱叫起来。袁显摇摇头指导道:「扯扯她的奶头,有惊喜
    哦!」
      于是,在少年们的惊呼声中,朱小蕾的两只乳头被用力地拉扯起来,奶水喷
    出,在她旁边的少年赶忙张口去接。
      「好疼……轻点……」朱小蕾叫着,双手一阵急晃,支撑不住跌到地板上。
    乳头被他们拧住乱扯,跟被宝贝儿子吃奶完全是两种待遇。
      「小麋鹿,你大姐的奶子好软喔,要不要来摸一下?」小炎一边抓着陆韵清
    的乳房,一边探着脑袋寻找小麋鹿,找了一圈没找着,那小子却不知道躲哪去了。
      「袁哥,可以操了没有?」捂着小鸡鸡的一个少年性急地问。看着袁显这么
    一个个指点这些女人的下阴,脑里早浮现起自己的东西插进去的情形了,偏偏他
    还说个没完,真急死个人。
      「你他妈的急毛啊?我还没说完呢!」袁显笑骂,现在这种感觉非常爽,摆
    谱还没摆完呢,继续指点道,「我今天重点要向你们介绍的,是这两只资深母狗!」
    持着教鞭站到高仪芳和高仪晴姐妹俩中间。经过刚才一阵摸奶的骚动,好几个女
    人已经手足发软,东歪西斜的,屁股都挺不太起来了,郭渝灵的屁股又一次直接
    坐在地上,只有高氏姐妹仍然保持着这个标准的露屄姿势。袁显的教鞭在高仪芳
    的肉缝中刮着,她只是轻轻呻吟一声,屁股反而向上微微一挺,手足却是纹丝不
    动。
      「瞧瞧,这两只母狗为了把屄露给你们看,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袁
    显的教鞭又撩了撩高仪晴的下体,高仪晴也如她姐姐一般轻哼一声,同样挺起屁
    股,反撑着身体的手足晃一晃,很快稳住身型。
      「摆成这个样子,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很方便地口交。」袁显说着,将
    高仪晴的脑袋按下,让她下巴朝上倒垂着,三根手指抹抹她的嘴唇,高仪晴顺从
    地张开小嘴,让他的手指长驱直入,一直捅到她的喉咙里,「这种姿势最适合玩
    深喉。你们可能没玩过,不知道鸡巴插到女人的喉咙里有多爽……」
      高仪晴嘴里「嗬嗬」叫着,双乳还被几个不良少年揉搓着,袁显的教鞭还不
    时敲着她的阴户。她脖子片刻间便因为呼吸不畅涨红了一圈,却还努力挺起屁股,
    迎合着对她污辱的样子,果然看起来非常淫荡下贱。当下便有少年征得袁显同意,
    也同样用手指挖起高仪芳的喉咙,用手掌拍打她的阴部。
      看着高氏姐妹被凌辱的场面,连李冠雄都有点欲火上升了,抬腿踢踢卢雪媛
    的下巴:「瞧瞧你两个表姐妹,真是出色的母狗,天生就是被男人操的货。」
      卢雪媛痛心地看着仪芳和仪晴狼狈地反撑着自己身体的姿势,那些挖在她们
    喉咙的手指、拍在她们阴部的手心、揉着她们乳房的手掌,仿佛都在蹂躏自己一
    样。这些年来,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毫无尊严地捱过来的?
      「不用羡慕,她们的那个姿势虽然很标准,不过我相信你也可以做到的!」
    李冠雄说,「来,摆一个看看?」
      「我……」卢雪媛垂头低鸣一声,看了女儿一眼。芊儿身体已经在李冠雄的
    挑逗下一直微微轻颤着,正用悲哀的眼神望着她。卢雪媛咬一咬牙,双手反撑在
    地上,双腿用力,腰部挺起,屁股缓缓上扬。
      「腿要完全打开!」李冠雄踢踢她的大腿内侧,「不然我怎么看清楚你的屄?」
      卢雪媛哀怨地望了他一眼,摇摇晃晃地分开双腿,羞涩地露出耻部。李冠雄
    搂着芊儿,将脸凑到她的胯部仔细端详,还用手指撩着她的阴唇,对芊儿说:
    「瞧瞧你妈妈这母狗的屄,你就是从这儿生出来的……」
      芊儿「嘤」一声轻叫,躲避着不看,却被李冠雄按着脖子,脸蛋都几乎贴到
    卢雪媛的阴户上面。一线淡淡的古怪气息在鼻孔下缭绕,芊儿羞红着脸,那是妈
    妈阴户的味道。
      「二十年前,她的这个屄长得就跟你现在这样。瞧瞧,被操多了又生了你,
    变成什么样了?是不是比你的屄颜色暗一些?」李冠雄在肉缝上挖着,双指探入
    阴道里撑开,内阴处的颜色比外阴鲜艳了很多,还带着淡淡的粉色,「不过比她
    那两只母狗表姐妹好多了,那两个屄呀,都成灰色的了!」
      卢雪媛只是咬着牙忍受着,嫁到李家之后她的性事并不能算很多,尤其是这
    近十年根本就没被男人碰过。想到仪芳和仪晴这些日子来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污辱
    过了,心中又是一酸。
      「还没湿啊?」李冠雄手指深入卢雪媛的阴户里,皱眉说,「你女儿都湿了!」
    另一只手摸到芊儿的下体,在芊儿阴户里挖一挖,将湿淋淋的手指在卢雪媛胸上
    抹着。
      楼下的节目又进入下一个环节,袁显已经亮出鸡巴了,正对着仍然摆着这个
    姿势的高仪晴做深喉口交,手指摸在她的胯下,挖着她的阴户。倒垂着脑袋的女
    人虽然脸和脖子很快就涨红了,手足也开始摇晃,但仍然努力地支撑着自己没有
    倒下。
      少年们马上有样学样,当中几个带头的自然首先享有体验权,经过短暂地抢
    夺和磋商,赵楚盈和郭渝灵的嘴巴首先被两个「大哥」占据。其他女人也被依次
    挑选,片刻间在袁显的带领下,八个反撑着身体的赤裸女人,嘴巴里都被捅入了
    一根深入喉咙的肉棒。
      暂时轮不上的少年,继续摸捏着女人们的身体,观察着她们的下体。看到袁
    显用力地用三根手指粗暴猛挖着高仪晴的阴户,即使还是处男的男孩,也抑制不
    住用手指捅捅面前女人阴道的冲动了。
      自从见到姐姐,刚刚还第一个向着赵楚盈老师摸奶的小麋鹿,安静得真象一
    头小麋鹿了,在恐慌和不安中挣扎的他,此刻却悄悄地躲在人群后面,默默地看
    着眼前一边正难受地做着深喉口交、一边还被手指玩弄着阴户的女体。
      他不是「大哥」,没有优先选择权,但他也没有象跟前的同学小炎一样,放
    肆地挖弄着女人的阴户。小炎转头对他说:「想不想摸摸?」小麋鹿吞一下口水,
    摇了摇头。
      「不想摸你干嘛就看她的屄?那么多女人。」小炎笑道,「是不是看自己姐
    姐的屄更刺激?你二姐的屄还挺紧的,已经湿了耶!」将手指从女人阴户抽出来,
    在小麋鹿眼前甩一甩。
      陆韵洁脑里嗡嗡叫着,原来弟弟在看自己被玩弄着的阴户,他……他想侵犯
    我吗?这个不行……我们是亲姐弟,这是乱伦……她胡思乱想着,木然地任由嘴
    里的肉棒刮擦着自己的喉咙,那是跟弟弟一样年青充满活动的肉棒。姐姐已经出
    嫁,家里只有她跟弟弟两个人,陆韵洁无法想象以后的日子,她还能怎么样面对
    弟弟,还能怎么样生活下去?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