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手转星移】重修版71赎罪的阴谋

    发布时间:2020-06-26 00:00:51   

                 七十一、赎罪的阴谋
      「今天我叫个老朋友来陪你,好不好?」李冠雄坐在床上,将脚挂到趴在地
    毯上的卢雪媛肩头上,笑笑地问。
      卢雪媛当然没有说「不好」的权利。轻轻「嗯」的一声,捧着他的臭脚丫亲
    吻着,心中忐忑不安地望向门口,不知道进来的将是自己的哪位亲朋好友。不管
    自己是如何不愿意这样面对熟人,但这混蛋似乎就是喜欢欣赏自己的窘态。
      这个一丝不挂爬进来的女人,身材丰满、长发及肩,戴一副银灰色眼镜,颇
    为知性娴雅的样子,却屁股圆滚滚地一路轻摇,缓缓抬起的脸蛋朝向李冠雄,轻
    叫道:「主人……」
      卢雪媛「呀」的一声叫,身体更是缩做一团。
      那女人一见她,神色明显也是一呆,正朝着李冠雄献媚的笑容瞬间凝结了。
      「刘……刘律师?」卢雪媛认出这正是当年替她打官司的刘家颖律师,心中
    暗暗叹息一声。连自己跟李冠雄无怨无仇的那些姐妹们,都被他抓来奸淫凌辱,
    这个当年正面跟李冠雄干过仗的女律师,长得还挺漂亮,他怎么可能放过?
      卢雪媛怯怯地望着刘家颖,眼前这个跪爬进来的女人,刚刚一路爬还一路摇
    屁股向着李冠雄媚笑,活生生就是一只不知廉耻的母狗,哪里还有当年精明干练
    的锐气、口若悬河的声势?
      卢雪媛也许只是心酸难过,可此刻的刘家颖,心中却是冰冷一片。这些天,
    她还在努力地寻找卢雪媛,希望能够让她再次出庭重启旧案,让自己大半年的准
    备好有用武之地。营救杜可秀的想法已经不能实现,杜可秀现在估计凶多吉少,
    她们现在唯一的指望,就在这儿了。
      可是,卢雪媛却已经落入李冠雄的手里!看着卢雪媛赤裸着胴体伏在李冠雄
    脚边瑟瑟发抖的样子,李冠雄对她干了什么显而易见。再想让卢雪媛去控告李冠
    雄无异于天方夜谭,刘家颖几乎眼前一黑,难道她这半年来的努力,就此付诸东
    流?
      「不行!一定还有办法……」刘家颖努力让自己冷静。她继续摇着屁股,脸
    上挤出僵硬的笑容,爬到卢雪媛旁边伏下,伸着嘴唇吻一下李冠雄的脚掌。
      「认出来了吧?」李冠雄得意地笑道。回想起当年这两个女人联手,一度将
    自己搞得狼狈不堪差点蹲大牢。而现在,她们却变成两条美丽的母狗,跪在自己
    的脚下,任由自己凌辱。
      「是的。」卢雪媛轻声回答,「刘律师……」
      「恭喜主人!她终于是属于主人的了!」刘家颖仰脸朝李冠雄露出微笑,至
    于一旁的卢雪媛投来的诧异眼光,她全然置之不理。李冠雄一直以卢雪媛有非分
    之想,并数次强奸了她,这点刘家颖肯定是了解的,她也觉得现在的「恭喜」是
    合乎李冠雄的心理的。
      卢雪媛其实也不怪刘家颖的态度,落到李冠雄的手里,还能怎么样呢?刘律
    师是个聪明人,她主动讨好李冠雄的做法,应该是对的……
      李冠雄却并不在乎刘家颖的讨好,笑咪咪对她道:「你们也好久没见了吧?
    向你以前的雇主介绍一下你的新身份。」
      刘家颖看了卢雪媛一眼,见她正刻意回避自己的眼光,说道:「我刘家颖…
    …是一条下贱的母狗,是主人的性玩具……」
      卢雪媛虽然眼没看刘家颖,但她的话却句句入耳,听到这个精明干练的女律
    师如此作践自己,不由轻轻呻吟一声。
      「把屄亮出来,给人家看看操烂了没有?」李冠雄说。
      刘家颖缓缓直起身来,一腿跨上床沿,露出耻部朝向卢雪媛。卢雪媛哪里想
    看?扭着头偏向一旁,却被李冠雄手掌按住,被迫转了过来。
      「瞧瞧,她比你还年轻七八岁吧?这肉洞还没你的粉嫩哩!」李冠雄说着,
    两指在刘家颖阴唇上抹一抹,轻敲几下。
      「嗯……」卢雪媛除了这几天被迫看过女儿阴部,还没这么近距离观察过别
    的女人的下体,女律师阴毛被修理得十分整齐,阴唇看着似乎有点发紫,飘来淡
    淡的骚味,卢雪媛脸都红了。刘家颖的阴户被李冠雄玩弄几下,身体开始微微颤
    动起来,她的两片阴唇被他的手指左右分开,露出带着油光的肉壁。
      「这儿给多少男人操过了?」李冠雄问。
      「不……不记得了……」刘家颖呻吟道,「一两百人吧……」
      「不止吧?你做鸡挨的操没算上吗?」李冠雄笑着,手指捅入刘家颖阴户里,
    发现里面已经完全湿了,将手指抽出来在卢雪媛面前亮一亮,骂道,「这贱货!
    轻轻一碰就发春了。」
      骚味穿入鼻孔,卢雪媛咬着下唇不语。「她还被迫去卖淫了?」卢雪媛为刘
    家颖感到深深的悲哀。多么聪明漂亮的一个女人啊,给糟蹋成这样了!听李冠雄
    这么说,刘律师还被迫去卖淫了?看过姐妹们如何被奸淫凌辱的卢雪媛,完全想
    象得到刘家颖的遭遇,她一开始受到的对待,得有多么的惨烈啊!李冠雄对待她,
    只会比对仪芳仪晴她们更残酷。
      但刘家颖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抵触,就跟仪芳仪晴一样极为顺从,对李冠雄
    的侮辱照单全收。卢雪媛心下颤抖着,连曾经看起来坚韧不拔的刘律师都这样了,
    自己的将来,是不是也会象她们一样,成为不知廉耻、没有人性的性玩具?
      李冠雄将刘家颖上身按在床上,一屁股坐到她的后背上。刘家颖屁股挂在床
    沿,双膝跪在地毯上,分开露出的阴户被李冠雄挖了一挖,将床脚一柄卷起来的
    折叠雨伞前端塞入进去。
      刘家颖不敢胡乱挣扎,只是颤着腿忍受。这雨伞虽然已经被折叠起来,但还
    是太粗了,尤其是伞的面料并不光滑,收缩起来之后还有很多的褶皱,被这么强
    行塞入阴户,即使肉洞里已经湿了,但还是被擦得嗷嗷直叫。
      李冠雄的动作太粗暴了,刘律师双腿抖得象筛子似的,卢雪媛看得脚有点软。
    即使她也知道这样的玩弄,对于李冠雄来说算很轻的,再残酷的场面她早就看过
    不少了。可是,当想象一下如何将这雨伞插入自己的阴户时,她不禁一阵头皮发
    麻。她十分同情刘家颖的遭遇,却半句替她求饶的话也不敢说,她明白,李冠雄
    故意在她面前羞辱刘家颖,就是做给她看的,就是给她展示一下得罪过他的女人
    的下场。
      刘家颖更清楚这一点,看到卢雪媛的那一刻,她就知道今天自己扮演的必将
    是被侮辱戏弄的那个角色。她更明白,自己表现得越悲惨越下贱,越能迎合李冠
    雄的的意思。
      于是,刘家颖用哀婉的声音大呼小叫着:「啊啊啊……太粗了呀……小穴要
    给撑裂了呀!啊啊,烂了烂了,操烂了……」折叠雨伞已经基本进入她的阴户里,
    只留出伞柄露在体内。刘家颖摇着屁股,随着李冠雄拍打她臀肉的节奏,发出抑
    扬顿挫的呻吟声「嗯!喔!嗯!喔……」
      「你这贱货不就是给人操的吗?操烂最好!」李冠雄拍着她的屁股,时不时
    握着伞柄摇几下,操控着刘家颖呼叫声的节奏和音量。
      刘家颖脸趴在床上,尽量配合着他。突然她注意到,床上的一角,正蜷缩着
    一个娇小的身影,从被子里露出一条雪白纤细的小腿。之前眼光都没怎么往床上
    看,现在才知道,原来床上还有人,正被李冠雄淫玩着的,不止卢雪媛一个女人。
      小腿微微一动,显然被子里的女人是醒着的。刘家颖往上看去,花花绿绿的
    枕头上果然还有一张被自己双手捂住的脸,正从指缝偷偷往她这边一瞄,发现刘
    家颖正在看她,急忙合上指缝。但刘家颖已经可以确定,这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女
    孩。
      既然在这里,那应该跟卢雪媛有一定关系。又这么年轻,难道……她想起当
    年扯着卢雪媛裙子要糖吃的那个小女孩,当时她才七八岁,长得象洋娃娃似的,
    非常漂亮可爱。但,那可是李冠雄的亲侄女喔!
      猜想很快得到了证实。李冠雄扯一下女孩的腿,将她下身拉出被外,露出雪
    白的大腿和尖翘的光滑屁股:「装什么睡?起来看看母狗阿姨,你认识的!」
      芊儿怯怯地坐了起来,看了一眼狼狈的「母狗阿姨」,默不作声。对于刘家
    颖,她是有印象的,但这并不重要,只不过又一个沦丧在李冠雄淫威下的受害者
    而已。芊儿双手还扯着被子遮在胸前,十七岁的小姑娘即使过了好几天淫辱的生
    活,还是羞于在陌生人面前袒胸露体。
      刘家颖一看到她的面容,也立刻确认了她的身份。跟卢雪媛年轻时长得太象
    了,这羞答答的样子,我见犹怜啊。看到李冠雄粗鲁地拉走她的被子,手掌不客
    气地摸上她圆鼓鼓的胸前揉捏起来,连刘家颖也不由赞叹起这小姑娘的好身材。
      看到李冠雄又要玩弄女儿,卢雪媛双手扶上李冠雄大腿,仰头哀怨地望向他,
    似在求他放过女儿。李冠雄自然不理会,屁股从刘家颖腰上滑下,将芊儿横身抱
    到自己大腿上,一脚将刘家颖踹下床,手掌捂到芊儿乳上,轻轻弹着她的乳头。
      芊儿轻哼一声,将脸都埋进自己臂弯里。在妈妈面前被他玩弄,她到现在都
    没有习惯,何况还有别的女人在场。曾经的倔强仿佛被消磨得无影无踪,就这么
    反抗也不敢、顺从也不愿,象个木头人似的任他淫乐。
      李冠雄却不是很计较芊儿的反应,哈哈大笑,双足分别踩在卢雪媛和刘家颖
    头上,将两张漂亮的脸蛋踩到地毯上,却一手将芊儿的脑袋按在胯下,一手抚摸
    着她的屁股,肉棒深深顶入女孩的喉咙。
      曾经,他在法庭上咬牙切齿地瞪着这两个可恶的女人,想象着将她们如何踩
    在脚底下狠狠地蹂躏,以雪心头之恨。没想到,这一天竟然等了将近十年!
      「摇屁股,自己插屄!」李冠雄下令。
      于是,两个雪白肥大的屁股,跪趴在地毯上性感地缓缓摇了起来。相对于卢
    雪媛的生涩,刘家颖的屁股显然摇得更加熟练,沿着一条S 形的路线,一边摇着
    一边轻抖着臀肉,连微微张合着的肛门都让李冠雄看得一清二楚。当卢雪媛用自
    己一根手指,轻轻插着自己的阴户时,刘家颖却只能捏着伞柄轻轻摇着,让粗糙
    的伞面继续刺激着自己被撑得紧绷的肉壁。两个女人从嘴里发出羞耻的呻吟声,
    两对漂亮的大眼睛互看一眼,各自红着脸眯了起来。
      「啪!啪啪!」李冠雄拿过一根九尾鞭,随手照着脚下两个浑圆的大屁股乱
    抽,兴奋地听着她们挨打之后的惊叫声和屁股更加剧烈的抖动。
      被一个臭脚丫踩着脑袋,刘家颖淡淡臭味入鼻,屁股腰间被抽打的灼痛、甚
    至被雨伞插穴的疼痛和羞耻感,都不及被踩在脚下来得强烈。刘家颖轻哼着,偷
    眼望向同样被踩着脑袋的卢雪媛,这个一向端庄美艳的贵妇人被抽了两鞭就已经
    梨花带雨,哭得稀里哗啦的,一边抽着鼻子一边还努力摇着屁股,纤长的手指抠
    在她自己的阴户里,听话地慢慢挖着。
      「他这是为了羞辱我给她看,还是为了羞辱她给我看?」刘家颖想的是这个
    问题。卢雪媛母女看样子虽然屈服了,但还没怎么习惯这样淫辱。或者就是要在
    她们面前羞辱她这个曾经帮过她们的女律师,来恫吓卢雪媛母女吧?
      只是,并不清楚卢雪媛现在想的是什么!刘家颖硬生生抛弃掉跟卢雪媛打暗
    号,请她配合自己的念头。「让卢雪媛主动控告李冠雄是不可能的了……」刘家
    颖一边摇着屁股呻吟一边盘算着,「但难道就没有其它的办法了吗?」
      「或许有的……」刘家颖将事情暗暗又捋了一下,李冠雄的脚从她头上离开
    了,翘着屁股的女律师开始四肢着地绕着房子爬行,就象条母狗一样。在她身边
    并排爬着的,自然是她曾经的雇主卢雪媛。两个一丝不挂的性感女体,卑贱地在
    李冠雄九尾鞭指挥下,抬着头挺着腰,一边甩着奶子一边摇着屁股,从房间的这
    一头爬到另一头,又掉转了爬回来……
      「就算没有卢雪媛的配合……」刘家颖一边爬着,一边瞄向李冠雄。这个志
    得意满的男人,仿佛正为高高在上地驯服了她们而兴奋,正一边插着芊儿的小嘴,
    一边摸着她的下体。刘家颖胸中渐渐有了主意。
      已经习惯了这种耻辱调教的刘家颖动作比较麻利,而本来就扭扭捏捏的卢雪
    媛却爬得越来越慢了。看到卢雪媛的眉头越皱越紧,肛门收缩得更急促,李冠雄
    笑道:「想尿了?」卢雪媛涨红着脸,点了点头。
      「把盆拿出来!」
      卢雪媛默默从床下拖出一口铁盆,看了一眼李冠雄。这些天,她排尿甚至排
    便,特别是被浣肠的时候,经常会被要求就羞耻地当着李冠雄和女儿的面,拉在
    这个盆子里。现在,又要在刘律师面前表演排尿吗?卢雪媛脸上又是一红。李冠
    雄对她的羞辱可说是无时无刻,连排泄这种隐私的事情,也要让她明着做,还逼
    迫她的女儿猫着身子,观察粪便是如何从妈妈的肛门里拉出……
      刘家颖还是跪趴在地上,看着卢雪媛缓缓跨到铁盆上,轻轻摇着她性感的屁
    股,双手自己分开阴唇露出阴核和尿道,就在她刘家颖的眼前,从尿道里射出的
    尿柱敲打在盆壁上,叮叮作响。而从盆里反溅而出的尿珠,有几点甚至弹到刘家
    颖脸上,刘家颖连脸也不敢拭,听凭淡淡的臭气留在脸蛋上,幽幽穿入鼻孔。
      「帮她把尿舔干净!」李冠雄踢一下刘家颖的屁股。
      刘家颖轻轻呻吟一声,心里纵然千般不情愿,却也只能缓缓将脸凑近卢雪媛
    的下体。帮男人舔刚刚尿过的阳具她是干过好几次的,但连女人的也要她做……
    卢雪媛仿佛比她还羞,低叫着面红耳赤分开双腿,一手捂着脸,一手反撑在地上
    支持住身体,屁股就在尿盆上面晃着,几滴尿珠挂在她淡淡的阴毛上。刘家颖偷
    瞄一眼李冠雄,却见他正兴趣盎然地欣赏着,无奈伸出舌头,舔向卢雪媛的阴户。
      咸咸涩涩的带着有点呛的臭味,刘家颖不停咽着口水。但更呛的,是下面尿
    盆烘上来的臭气,扑面欲呕。
      「刘大律师是不是屁眼痒了呀?」看着刘家颖难受地扭着屁股,李冠雄笑着
    调侃。
      「嗯……是……」刘家颖含糊着回答。反正他的问话,否定的回答肯定讨不
    到好去,她已经习惯了答「是」再说。心道他这么问,自己看来又要被肛奸了。
      不料李冠雄接下来的话,让刘家颖本就挤做一团的五官更加扭曲了:「看你
    舔着很香甜的样子,就让卢大姐的尿给你洗洗屁眼吧!」两个女人的表情,同时
    僵住了。
      于是卢雪媛和刘家颖两人角色瞬间反转,刘家颖翘着大屁股跪趴着,双手扶
    着自己的两片臀肉向两旁掰开。卢雪媛有点手足无措地拿着一根大针筒,从尿盆
    中吸起一大管尿液,颤颤地移到刘家颖的屁股上。
      「对着她的屁眼,打进去!」李冠雄看着卢雪媛的窘态,暗暗好笑,「鼓励」
    道。
      卢雪媛羞涩地看着刘家颖的菊花口,那儿被她自己掰开之后,露出小指粗的
    一个小肉孔。「刘律师这儿一定也被他们玩过了……」卢雪媛羞耻地想着,将针
    筒前端顶在刘家颖肛门上,轻轻插入。
      「嗯……」刘家颖轻哼一声,屁眼张合两下,冰凉的针筒被紧紧吸住,随即,
    一股温热的暖流窜入她紧张的肠道。
      这不是刘家颖第一次被浣肠,却是第一次被用尿浣肠,而且还是另一个同样
    被凌辱的女人的尿……她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忍受着被尿灌满屁股的耻辱。两
    筒满满的尿液注入肛门之后,刘家颖的屁股已经涨得快要爆炸,却不得不自己捡
    起李冠雄扔在她面前的一个肛门塞,含进嘴里舔湿,然后颤颤地塞入自己的肛门。
      卢雪媛满脸悲哀地看着刘家颖捂着肚子打滚的样子,心中充满了歉意。刘律
    师是因为她,才会得罪了这个恶魔,现在她却不得不帮着凌辱她。想到刘家颖满
    肚子都是自己的尿,比一般的浣肠液肯定更难受,卢雪媛在收拾着针筒的时候,
    向着刘家颖轻轻说一声「对不起」。
      刘家颖却没有丝毫回应,一边捂着肚子故意打着滚,一边考虑着她的计划。
    她不是想怪卢雪媛,可看着卢雪媛这有些自甘堕落的样子,刘家颖心道:「那接
    下来就算让你受点委屈,我心里也就不会有太多愧疚了……」
      李冠雄却不管刘家颖的感受,将她仰面拖到床边,一脚踩在她微微鼓起的小
    腹上,一手揪着她的阴毛,向上便扯,疼得呀呀乱叫的女律师屁股急往上挺,肚
    子里的压力却更大了,屁眼里的肛门塞边渗出几点尿液。卢雪媛清晰地看到她阴
    阜上的皮被拉出一个个细长的锥体,李冠雄还用九尾鞭轻轻扫着她的阴唇,女律
    师肉洞紧张地微微抽搐着,向两旁分开的大腿摇摇晃晃一直抖着,似乎想合上去,
    但给李冠雄的鞭梢一扫,乖乖地又张开了去。
      「这个贱屄,就是万人骑的货色!」李冠雄鞭梢掠过刘家颖的阴户,对着卢
    雪媛冷冷地说。
      卢雪媛「嗯」的一声,不好意思地垂下头。刘家颖狼狈的样子她都看在眼里
    了,李冠雄这是在警诫她,得罪过他老李的人,决不会有好下场。看着刘家颖自
    觉地分开双腿,听凭着李冠雄的鞭子一下一下抽打在她的阴部,越来越用力,女
    律师疼得不停地尖叫,屁股大腿剧烈地抖着,却丝毫不敢闪避。卢雪媛只感手足
    无措,赤裸着身子就这么跪在床边,在李冠雄对她作出下一步指令之前,她都不
    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她的女儿已经先一步接到指令了。芊儿屈肘跪在床上,摇着她青涩光滑的
    屁股,下体朝着李冠雄的肉棒蹭过去,用她娇柔的小肉洞,主动去套弄李冠雄的
    肉棒,半晌没有套进去。于是李冠雄朝卢雪媛使个眼色,无奈的母亲伸出纤纤玉
    手,轻轻扶住李冠雄的肉棒,对准女儿的肉洞,缓缓插了进去。
      被暂停了鞭打的刘家颖,乳头上夹上两只连着小铃铛的木夹,正翘着屁股绕
    着房间叮叮当当又爬了起来,亲眼看到妈妈亲手将仇人的肉棒送入女儿阴户的一
    幕,默默叹了一口气,提声叫着:「刘家颖是母狗,12次……刘家颖是母狗,13
    次……刘家颖是母狗,14次……」爬一步叫一句,离完成李冠雄「叫自己两百遍
    母狗」的指标,还是遥遥无期。尤其是随着身体的晃动,满肚子的尿液仿佛正在
    翻江倒海般地折腾着,刘家颖只得紧紧夹着肛门塞,颤动着膝盖,从房间这一头
    爬到那一头,又从那一头爬回这一头。而床上的李冠雄时不时笑吟吟地扫她一眼,
    一边挺着屁股奸淫着芊儿,一边却叫芊儿的妈妈趴在他的背后给他舔屁眼。粉脸
    绽红的小姑娘被奸到四肢发软,趴在那儿木然地摇着屁股,头又一次埋进被窝里。
      「刘家颖是母狗,187 次……刘家颖是母狗,188 次……刘家颖是母狗,189
    次……」一边憋着屎一边爬着转圈圈的刘家颖脸上已经涨得通红,叫声里混杂着
    粗浊的凌乱气息。不知道已经转了多少圈,只觉肛道急流乱窜的刘家颖四肢酥软,
    每爬出一步都要先呼吸提气,动作小心翼翼,不敢震荡到感觉已经完全无法收缩
    的肛门口。那边李冠雄的肉棒已经换到卢雪媛的肉洞里,却让卢雪媛的女儿趴在
    她妈妈胸前,吸吮着妈妈的乳头,刘家颖又哼了一声,缓缓又爬出一步。
      「瞧那贱货,快夹不住屎了,哈哈!」李冠雄肉棒又是用力一捅,卢雪媛应
    声一哼,床边那正摇摇晃晃狼狈爬行着的女律师屁股上都渗出汗珠了,任谁一看
    都能明白她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用尿洗屁眼的感觉,想想也确实是挺难忍的。
      「好在她屁眼那塞子够给力!不然现在保证把屎都喷上天花板啦!」李冠雄
    哈哈大笑,看到刘家颖终于叫出「刘家颖是母狗,两百次」之后整个人都瘫软在
    地,勾勾手指头叫刘家颖过来,肉棒从卢雪媛阴户里抽出,芊儿马上乖觉地含进
    嘴里。
      刘家颖挣扎着爬到床边,按照李冠雄的指令,跨出一条腿到床上,下体完全
    露出。李冠雄将芊儿推到一旁,挺着肉棒按住刘家颖的屁股,笑道:「憋屎的女
    人屄会特别紧,这贱货都给操松了,得想法儿搞紧一点才能用……」肉棒对准备
    她颤抖着的肉缝,没根而入。
      「啊喔!」刘家颖尖叫一声,双腿又是一软,卢雪媛赶忙扶住她的肩头,两
    个女人面对面对看一眼,各自发出一声羞耻的闷哼。
      只顾着拼命夹着肛门的刘家颖,被李冠雄的肉棒一轮狂插,彻底乱了呼吸的
    节奏,偏生李冠雄一边强奸着她,一边还乱扇着她的屁股,打得「啪啪」有声,
    两边臀肉片刻间被打得花了。刘家颖双手扶着卢雪媛油腻的肩头,好几次都差点
    滑了下去,只好拼命用力抓住。卢雪媛肩头都被抓得隐隐作疼,但出于心中对刘
    家颖的愧疚,强忍着不发出声来。
      李冠雄对刘家颖肉体的兴趣现在也只到这里了,他更感兴趣只是在卢雪媛面
    前凌辱她。肉棒插了她没多久就抽出来,重新坐回床上,大脚一踹又将她踢下床,
    转身一把又搂住芊儿,却叫卢雪媛去舔弄自己这根刚刚游览过刘家颖肉洞的肉棒。
      刘家颖痛叫一声,身体「咚」一声摔下床,微微鼓起的小腹里面顿时疼得乱
    绞,捂着肚子在地毯上打了几个滚,口里不停地哀号着。李冠雄不去理她,等卢
    雪媛舔完肉棒,又叫她去舔她女儿的肉洞,自己肉棒就在她的眼皮底下,进入芊
    儿的肛门。
      卢雪媛一边心酸地舔着女儿颤抖的阴唇,一边偷眼瞄着在地上痛苦打着滚的
    刘家颖。等李冠雄的肉棒玩够芊儿的后庭,又移到她娇嫩的肉缝上时,不用再舔
    阴的卢雪媛才怯怯抬起头来,指指刘家颖对李冠雄低声说:「刘律师好象不行了
    ……」
      「自己滚去洗手间拉!洗干净再出来!」李冠雄看到刘家颖已经连捂着肚子
    都似乎没力气了,整个人仰躺在地毯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才哼了一声,肉棒捅
    入芊儿的阴户。本来还想让刘家颖在卢雪媛面前表演喷粪的,但女律师这贱货的
    屎尿肯定太脏了,有点影响自己现在的兴致。
      卢雪媛悲哀地看着刘家颖连滚带爬地缓缓进入洗手间,倾刻间从那边传来噼
    里啪啦的喷粪声,夹杂着女人哀怨的呻吟声,听得卢雪媛心里极其不好意思。她
    轻轻地搂着女儿,轻轻地挑逗着女儿胸上两颗鲜粉的小蓓蕾,听着女儿被奸淫而
    发出的低沉呻吟声,默默垂下头去。
      当刘家颖再一次喘着气缓缓爬回来时,李冠雄已经结束了活塞运动躺在床上,
    卢雪媛母女俩并排着跪趴在他身下,两张漂亮的小嘴一起贴在他的下体处,温柔
    地舔着他已经萎缩下来的阳具。两对浑圆的屁股正朝向床外,随着头部的活动轻
    轻扭着。刘家颖看到,几点白色的液浆,正在卢雪媛的肛门里缓缓滴出。
      刘家颖最后的工作,是把卢雪媛肛门里的精液吸出来吞下去。卢雪媛母女作
    为性奴隶为李冠雄服务,她却要为性奴隶服务……
      第一次被女人吸吮肛门的卢雪媛发出阵阵惊叫声,屁股一直在抖,但并不妨
    碍刘家颖熟练地完成她的任务。等李冠雄重新穿戴整齐离开时,刘家颖便如进来
    的时候一般,赤着身体扭着屁股爬在他的身后。李冠雄径自回他的办公室,刘家
    颖便在隔壁的房间里,一件一件穿回属于她女律师端庄严肃的服饰。
      她并没有离开。对镜整理好妆容,补上淡淡的素妆,她一转头,却敲开了李
    冠雄办公室的门。
      李冠雄一见她,咧嘴一笑:「怎么啦?刘大律师,没被操饱啊?屄还痒吗?」
    这骚货刚刚被污辱了一顿,现在脸色绽红却装出很严肃的样子,衣服虽然没给撕
    破,但是还皱巴巴的,提着她律师专用的大提包、戴着银灰色的眼镜,李冠雄只
    觉说不出的滑稽。
      「李老板……」刘家颖一哈腰,说道,「我有点事想提一下,可以吗?」
      「连老许都说不通,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李冠雄立刻联想到许利发,嘿
    嘿笑道,「你在我这里,就是一个挨操的贱货,懂不?如果是提那种事,就闭嘴!
    再多说一个字,自己洗干净屁眼去找袁显,他知道怎么教训你。」
      刘家颖脸上一红,吸一口气,鼓足勇气说:「也不是那件事……李老板,我
    是想说,我虽然……虽然是个贱货,但我还有别的更好用的用途……」
      「哦?」李冠雄仰身靠着椅子,双腿盘到桌上盘起二郎腿,上上下下打量着
    这个丰胸肥臀的女人,咪眼说道,「你是屄能开啤酒瓶,还是屁眼能吸烟?我倒
    是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本事,说来听听……」
      「那个我不行……」刘家颖咬唇道,「但我是个律师,我想这个时候,我能
    帮你一个大忙。」
      「你?难道我没有更好的律师?」李冠雄失笑道。
      「我不一样,我是当年卢雪媛的辩护律师!」刘家颖一字一句,缓缓说,「
    而且,没有人比我更了解那个案子!」
      李冠雄眼睛死死盯着她,心想这贱货胆子好大,居然还敢在自己面前提那茬
    事!不过看样子,她似乎是真有什么想法?李冠雄不由想起当年法庭上的唇枪舌
    剑,这贱货确实是牙尖嘴利的,脑袋挺灵光的,并不是那种胸大无脑的笨女人。
    缓缓道:「你想怎样?」
      「卢雪媛母女在你手里,你现在要她们圆就圆扁就扁对不对?」刘家颖说,
    「当年还有一笔冻结了的几十亿遗产,李老板一定也没有忘记吧?」
      「当然!」李冠雄说。
      「李老板最近生意做得不是很顺,跟前段时间欧振堂一直在抹黑攻击你,脱
    不了关系吧?」刘家颖对视着李冠雄的眼睛,说道,「我想帮你拿出那几十个亿,
    顺便帮你彻底洗白!这就是我跟别的贱货不一样的地方,我有别的本事。」
      李冠雄的眼睛眯成一条线,静静地盯着刘家颖,心中不停地盘算着。那几十
    亿遗产自然是要拿的,他这些天本来就一直在考虑怎么操作。卢雪媛在自己手里,
    现在不敢拒绝他的任何要求,到法庭解冻那笔巨款到自己名下已经不成问题,但
    遗产案前段时间给杜可秀那贱货炒得火热,如何体面地解冻,确实是一个问题。
    刘家颖的提议可谓正中他的下怀。
      「说下去。」李冠雄指指办公桌前面的椅上说,「坐!」不管刘家颖单纯是
    为了讨好他还是有别的要求,她提出的这个方案,李冠雄认为自己必须认真考虑。
      「李老板,你找到了卢雪媛当年红杏出墙的证据,甚至怀疑她的女儿不是你
    大哥亲生的!」刘家颖闩上门,在他面前坐下,继续说。终于可以在李冠雄面前
    带着尊严说话,但刘家颖心中却是紧张得砰砰跳。准备的这套说辞能否说得动他?
    将李冠雄骗上法庭的计划能否得逞?成败可谓在此一举。
      李冠雄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咯噔一下,顿时想起卢雪媛「她是你的亲生女儿」
    哭叫声。皱眉道:「什么证据?」
      「我还没有想好……」刘家颖坦白道,「这个故事我回去再编编,不能太过
    简单。你提起控诉之后,卢雪媛一定要有反驳的余地,至少得来回三四个回合,
    把案件彻底炒作起来。这样到最后卢雪媛承认一切证据时,你就洗白得更加彻底!」
      「你怎么想到那小妞不是我亲侄女?」李冠雄追问。
      「因为这可以成为最有力的证据!」刘家颖也没料到这事当中真有蹊跷,说
    道,「你是她的亲叔父,到时候你随便找个血型跟她相同的女孩取点材料去验一
    下DNA ,跟你匹配一下,就知道她跟你什么血缘关系了。如果她跟你没有血缘关
    系,那就是法庭铁证!」至于取证方面如何做手脚,自然不用她教,李冠雄更为
    轻车熟路。
      「我帮她找一个老情人怎么样?」李冠雄闪过一个龌龊的想法,「找个演技
    过关且有个女儿的,你编好故事,DNA 作为最后杀手锏……」脑里已经开始在身
    边四十岁左右的亲信中物色起「奸夫」人选。
      「可以!有个具体的奸夫更好。」刘家颖说,「你如果能确定人选,故事我
    们可以一起来圆一圆,确保万无一失!不过,卢雪媛那边,你得保证她能够认真
    演好戏。一开始要抵死不认,百般狡辩,到后来在证据面前崩溃,除了承认婚内
    出轨,还要她承认这么多年一直在诬陷你。」
      李冠雄若有所思,坏笑道:「她现在是我的宠物,还不如你来承认当年教唆
    她诬陷我!」
      刘家颖咬咬下唇,吸一口气,说:「如果我承认这个,我就再也做不成律师
    了,这件案子我也没资格跟了……而且,李老板,我考虑的是,只要你到时大度
    地打出亲情牌,当众原谅卢雪媛,她既不会惹上官司,你也会得到好名声。」
      「那可以!」李冠雄点头道,「那笔遗产我甚至可以当众宣布分一半给她,
    哈哈!」心想现在钱就算去了卢雪媛户头,该怎么花还是自己说了算。而名声,
    确实是已经声名狼藉的他急需的。
      「分钱给她?这个得看我们到时候的剧情,如果合适再说吧。」刘家颖听到
    李冠雄好象接受了自己的意见,大为振奋,继续分析道,「李老板,你现在的问
    题,是之前被强加了很多做坏事的标签,尤其是杜可秀近期一直在炒的那些,影
    响很坏,必须一个个否定掉。所以故事怎么编很重要,你可能也要找几个信得过
    的人专门帮我做这件事,还有很多所谓证据都要做出来。」
      「嗯!」李冠雄点着头。这种事最合适的人选自然是安澜,但安澜近期妊娠
    反应非常剧烈,而且刚死了弟弟情绪非常不稳定,李冠雄想让她好好休养。问题
    是自己忙活了这么多年,真正感觉完全能「信得过」的人,扳着手指头数一下,
    居然还没几个!袁显那家伙干这活绝对不可靠,李冠雄已经在考虑紧急召回远在
    古兰森岛的丁尚方了。
      「李老板,如果你同意这个计划,我现在就回去先构思剧情,等你确定了奸
    夫人选,我们再把故事编圆满。」刘家颖站了起来,「不知道你们这边有没有整
    理过杜可秀抹黑你们的那些资料,有的话给我一份,我对照着一个个编进故事里
    反驳。」
      「没有!」李冠雄哼道。那些玩意一听就冒火,怎么可能还去整理?
      「那……那我自己去找找……」刘家颖只好说。
      李冠雄只是瞪着她,忽道:「你的建议不错。可是,你凭什么觉得我就一定
    会让你来做这件事呢?我难道没有更好的律师吗?」
      刘家颖脸一下子白了。费了半天劲,要是最后不是由她上法庭,那除了害死
    卢雪媛之外半点收益也没有!深吸一口气,重新坐下,缓缓道:「李老板,别的
    律师就算比我优秀,但他了解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吗?在法庭上,必须完全能够
    把控所有证据和人物的痛点和痒点,李老板,除了我还能有谁?何况,我是当年
    卢雪媛的辩护律师,如果我十年后再来反戈控诉她,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很大的噱
    头。我甚至可以在法庭痛诉十年前被她欺骗的心酸经历!」刘家颖知道自己一定
    要当上李冠雄的代表律师,才能够实施她的计划。此刻,她已经没有退路,必须
    全力争取。
      「说的很有道理。」李冠雄悠悠道,「可是,你为什么突然对这件事这么上
    心?还主动为我出谋划策?」心想这骚货多半还是为了卖力讨好自己,立功之后
    好跟着老许跑。
      「那个……李老板,明人不说暗话,在你面前,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刘家颖垂头装出十分真诚的样子,「我就是因为这个案子得罪你的,我很希望赎
    罪,而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希望以后,李老板不要再恨我……」
      「哦?不是为了老许?」李冠雄并不太怀疑她希望赎罪的「愿望」,但说跟
    许利发没有一点关系,他也是不怎么信的。许利发既然拉得下脸跟自己要人,不
    可能跟刘家颖没有一点默契。
      「也……也有关系……」刘家颖用可怜兮兮的眼神对着李冠雄,轻声道,「
    我跟许法官一起很开心,他希望我能一直在他身边。李老板……我是你的人,只
    要你召唤一句,我马上过来服侍你……可是,我希望……能不能……能不能别再
    让我去陪别的其他人?」先承认自己是李冠雄私人玩物的身份,再提其它要求,
    对方比较好接受。更重要的是,她提的这两个点,在李冠雄听起来,非常合乎刘
    家颖此刻应有的心理。
      「事情办成了再说!」李冠雄不置可否。如果事情办成了,这骚货也算立了
    大功,对她宽容一些也不是不可以。至于宽容到什么程度,到时看心情再说。
      「谢谢李老板!那我先回去准备了……」刘家颖又站了起来,对着李冠雄一
    鞠躬。弯下去的脑袋正好凑近李冠雄翘在办公桌上的脚丫,当即恭恭敬敬地亲吻
    一下她刚刚还舔过好久脚趾,才缓缓退了下去。
      「这骚货!」看着刘家颖性感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李冠雄坐直起身来。他也
    突然觉得,在他胯下哀嚎着的美女虽然多,但这些美女除了作为玩物,很多人似
    乎象刘家颖一样,还能有一些别的用途。他感觉好象又打开了一扇通往新世界的
    门户,他迫不及待地想要重新评估一下他那一众「骚货」的利用价值了。
      而门外的刘家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搓搓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掌心
    已经满是冷汗。她在洗手间里洗了一把脸,平静一下紧张了半天的心情,掠一掠
    额头上的散乱头发,砰砰跳了好一阵的心脏,终于慢慢平息下来。只是,此刻的
    刘家颖,突然感觉自己的情绪,需要发泄出来。刚刚被李冠雄凌辱了一番,但肉
    洞却没被怎么搞过,此刻的刘大律师,脑里却突出晃出许利发大法官的肉棒来。
      好在,她和许利发法官早就约了晚上见面,而今天的收获如何利用到许法官
    身上,她已经有了打算。
      汽车缓慢在公路中行驶,开车的女律师不停地盘算着各种细节。去见许利发
    之前,她需要做的一件事,是回家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顺便上网搞点事情。即
    将发表的网帖内容,刘家颖很快就打好了腹稿。
      不过,回家洗澡之前,她还得干点别的。
      汽车在一个公用电话亭前面停了下来。片刻之后,正在跟凌云婷温存着的小
    年,手机接到了一个陌生的号码来电……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